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他/她们的堕落与自我救赎

(五)
本章出没:久违的瑞金(瑞金线几乎要被遗忘了orz)雷安 红绿灯组

1因为更改大纲所以篇幅增长 然而依旧剧情党
2雷安完结 之前的打斗都给他们了终于写完了
3这章的信息量依旧要搞事情
4求小心心和评论啦qaq
5注意事项:没有鬼莱!!鬼狐是个非常商人的商人!!只是单向愧疚而已

前文:

正文↓
(五)

空旷的悬崖上,凯莉的身形一晃,费尽心思送走雷狮后她几乎虚脱,不顾形象地躺在地上。
“真是的,不修复星月刃果然还是太勉强了。”魔女不稳当地站起身,“格瑞可真是能给我找事干。”
凯莉趔趄几步,总算撇开了眼前作乱的黑点。大致辨别了一下方位,准备巡回自己的星月刃。



一个时辰后,悬崖边上两个血人步履蹒跚跌倒在地,喘息交杂着痴笑回荡在一片冰雪大漠中。
“哈哈,安迷修,老子赢了!”
“恶党,别得意了,你根本就是在抢人头!”
“赢了就是赢了。”雷狮晃晃脑袋,安迷修莫名觉得那里面都是啤酒和烤肉。
“我为什么在跟一个海盗讲道理…”骑士放弃理论,瘫倒在地。
雷狮突然不笑了,他一翻跨上安迷修的腰,附身盯着安迷修祖母绿的眼睛。“安迷修,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安迷修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只见到恶党的嘴唇翁动,以极其不骑士道的姿势挡住他的视线。
“啊…啊?大…大概,呃?”
雷狮恢复了原来漫不经心的样子,躺回安迷修身边。漫天飞雪沸沸扬扬,逐渐为他们披上白衣。就像一场国王与骑士的厚葬。冷热流和雷神之锤叠在一起,昭示着他们错综复杂的命运。
“明明在下雪,一点都不冷呢。”安迷修抬起手,雪花晃晃悠悠地从他的掌心穿过。
“别傻了,这不是我们的世界,这里的东西与我们无关。”雷狮大约是在笑,安迷修能感觉到对方震动的胸腔和低沉的声线。
“哦,我还以为是爱情的奇迹。”
“你这是在表白?”雷狮突然不爽,自己竟然会被对方抢先一步。不过想他雷狮输过谁啊,从小到大唯一一次被无视还是带卡米尔去吃甜品的时候。于是他恶狠狠地磕上安迷修的嘴唇,一咬见血。
“呜呜呜!雷狮你…唔…”
周围的雪沙变得像新鲜出炉的蛋糕一般松软,他们在坠落。不知道谁的手先牵起谁的,湮灭于一片絮状白光。




———————分割线——————




格瑞和金来到峡谷,雷狮已经把安迷修带走了,途留新生怪物在原地扭曲尖号。箱子内部传来扣扣两声,格瑞先是紧握双拳,不一会又松开,最终还是打开了箱子的锁扣。他抿紧嘴唇,没有一丝表情。金推开木头顶盖,向格瑞报以灿烂一笑,黄色的箭头此刻有些蔫蔫无力,耷拉在一旁,箭头上弥漫着黑雾。
格瑞扭过头举起烈斩轻轻一划,鲜血从他的臂腕汩汩而下。徘徊于此的怪物开始虎视眈眈,又畏惧着强大的元力武器,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
格瑞的血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逐渐形成一滩水坑,怪物终于坐不住了。到底只是些没有生气的意念,抗不住那句老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上钩了。格瑞不动声色退到箱子后方。不必多言,金的头发瞬间染上白色,少年蓝色的眼眸被嗜血的黑红覆盖。
深色压制住矢量箭头纯粹的黄,密密麻麻的箭头穿刺了怪物的躯体。在怪物的方位,迷雾渐渐稀释。雾气稀薄后,一个漆黑的匣子凭空悬浮着。金双手抱头,双膝一软。
「唔!」
“金!”格瑞一个箭步冲上去,手心压住少年单薄的脊背。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手中紧紧攥着一个玻璃瓶,在掌心压出一圈苍白。
金的牙齿开始打颤,上下牙床抖得赫人,金感到一阵天昏地暗。约摸十分钟,箭头隐约有变黄的趋势,艰难地把几何体卷起来。少年这才缓缓喘上气。
“金…”格瑞喃喃自语,引来金笨拙的安慰。少年大气地拍拍胸脯,比了一个夸张的大拇指。格瑞不语。
一阵沉默横在两人之间,最终被格瑞打破。
“…这个能正常使用就好了。”格瑞摊开玻璃瓶,瓶子里空空如也。
金扳开格瑞的手指,用指尖在他手心上写字:「这是,什么?」
“鬼狐的商品。能自动聚集使用者最沉重的泪……使其在一段时间内维持清醒。”金的指尖像小猫顽皮的爪子,一下一下若有若无地挠在他心上。
不过他的幼驯染并非如他的外边那般不谙世事,金迅速抓住了格瑞的重点:「谁?清醒。」
格瑞顿了几秒,把金搂进怀中,力道之大像是想将两人融为一体。
“怪物。”

金倒是乐观,他多多少少也能从自己的身体状况推测出什么。他反而有些好奇:「为什么,对我,没用?」
格瑞调整一下姿势,方便他反过来把金圈在手臂和下巴之间。
“我忘了。”
「……」金毫不客气地伸手揪住发小垂在他侧脸的刘海,顺势用额头狠狠磕上格瑞的下颚。结果自己痛的在地上打滚,灰溜溜地被格瑞拉回来顺毛。
格瑞无奈地揉了揉金的发顶。
“没有骗你。”
格瑞确实忘了,但不是忘记了为什么瓶子里是空的,而是在那个时候,金是笑着的。
金比格瑞想象的更了解他,他知道格瑞不会说谎。格瑞的人设里只有两个选项,要么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憋出半句真话,要么一声不吭等真相大白。

金转移了注意力,似乎想起了什么,歪歪斜斜写下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名,其中还出现了错别字。不过这不影响理解,格瑞朝他微微点头。
“这笔交易算是作废了。不过当时人货两清无法追究。剩下的差价则由凯莉负责。”
金用见了鬼的眼神看向格瑞,并成功对接脑电波。
「凯莉?那个凯莉会?她帮忙?该不会世界末日到了??」
格瑞瞄一眼金震惊的脸,“金,我说过,终点代表着一个人最珍贵的东西。那么,如果这个人没有珍贵的东西,该怎么办。”
金绞尽脑汁,最后犹豫着写下 :「消失?」
“维持原样,待最后时刻即可离开。”
「如果,突然,有?」
“分叉路口。独自离开,由世界抹去ta的记忆继续生活,或者……”格瑞被打断了。
「那我呢?」金转平静地转过身,干笑一声讪讪收回手。
格瑞倾向前靠,托起金的脑袋,两个人鼻尖相抵,鼻息缠绵。
“你会离开的。”
「一起」金想了想,又加上「!」
格瑞紧紧握住金的手。
“我会改变命运的…然后改变这个世界,带你回家。”


---微型分割线---


“老大,我们在做什么?”
“等。”
“嘘,不要打扰嘉德罗斯大人。”“是!祖玛!”“笨蛋,太大声了…”
雷德蹲在地上,百无聊赖地望天。对话是事情的开端。被祖玛嫌弃的他不得不跑出来打探消息,兜兜转转又回到嘉德罗斯不久前逗留的地方。
“唉…祖玛啊…”
雷德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他们三人都会留下来——嘉德罗斯不走所以祖玛不走,祖玛不走所以他也不走。
“「引路人」还真是个奇怪的差事。不知道老大打算做什么…”雷德嘟嘟囔囔在附近晃悠,一个人影闯进他的视线。“哟,你好,你知道…呃,女孩子?啊啊啊我的心属于祖玛,就当我没说过话…”
黑发女孩没有回应。
“咦?嗯…”雷德轻松地跃上高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
“喂,小姑娘。”
“小姑娘?哼,本小姐可是…”
“算了吧,之前挨了老大一下还逞强。我现在一拳就能送你归西。我就是奉劝你一句:不属于你的东西拿不到就忘了,忘不了就等着。但如果是拿的到的话……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想到你自己了?”凯莉冷笑一声,挪向星月刃的残骸。
“受伤了还这么牙尖嘴利。我可是好心。真是的,果然还是我的祖玛好……”红发人一眨眼便没了踪影,凯莉发出一声叹息,凝聚起元力,开始恢复地上的星月刃。





(两章连发,本来可以一章但是雷安本章完结所以把凯莱分到下一章了)

(六)晚上就发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