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他/她们的堕落与自愿赎罪

(二)
本章出没:凯莱 有卡米尔负责推动剧情←他太可爱了所以是关键角色虽然出场时间不长 还有一丢丢雷安 下章估计是雷安加一点瑞金 瑞金在后面会比较活跃所以先不打tag∠( ᐛ 」∠)_
作者的话:其实这张信息量爆炸了看看有没有人猜出来什么 我总是离不开官方爸爸的剧情…不知道为什么 大概自己写文会觉得他们离了官方背景就有一部分缺失了吧 

http://23432343.lofter.com/post/1dc0cb51_10b2c757   前文


正文↓

你曾想象过童话湾是一个什么样地方。
有没有爱丽丝的兔子,孤独的彼得潘和夜莺为国王哼唱的安魂曲?
还是有会说话的茶杯,象征幸福的青鸟和热闹的马戏团?

真正见到它时,你一瞬间有些恍惚。它究竟是震撼还是虚幻,没有人说的出。人类引以为傲的语言在此刻失去了它的彩色。那大概是用孩子们一个又一个,永无止境的梦拼凑而成的。平静苍穹之下,悬停一艘巨舫。船约三层楼高,木质的外壳喷上五颜六色的传统漆绘,七八岁的孩子奔跑着从走廊穿过,欢愉的脚步杂乱而天真,杂糅喘气般的痴笑,他们幼小的身躯在长长的栏杆边晃悠,就像透亮的玻璃珠串过细长的丝线。
“看呀!是新的人!”
“是谁啊?是谁呢!”
“不知道啊…喂——你!就是你,去接一下新人吧!”

被指名的男孩伸出白嫩的小手,默默压低自己的帽檐。他垂幼童特有的短短的眼睫毛,把脸深深埋进深红色的围巾,就像在身边筑起巨人的城堡里那一道分离春冬的高墙。没有反抗,他扶着壁沿低头走下楼梯。

“童话湾是一条船?”你目瞪口呆。“真漂亮啊。”
格瑞叹了口气,“可怜人。”你抬起头,感到莫名其妙。


负责垫后的雷狮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仰头注目。“那是我弟。”他突兀地冒出一句话。
“你怎么知道?你记得?”你闭上眼试图回忆有关自己过去的事,只感觉记忆如同一副二手拼图,在你大脑里胡搅蛮缠。
“我当然记得。他很久以前就找到他的归属了。”雷狮奇怪地望向你,随后双目微阖,喃喃说道,“他不应该在这里。”
凯莉发出一声轻哼,“谁知道呢?童话湾就像大海上的人鱼,诱惑出航的水手可有一套。”
雷狮已经顺着卡米尔放下的绳梯爬上了船舱。在地面几人的注视下,他的身影消失在船沿。
“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童话湾不受世界限制。通过它,我们可以去到任何一个角落。”凯莉走到你身边,单手叉腰。“可不要被迷惑了啊~这里啊,是吃人的哦☆”
你半信半疑,还是给自己打了一记心理预防针。

众人一个接一个登上船,发现雷狮不知所踪。
“目标是核心,我在甲板吸引火力。找到后不要妄动,回来告诉我方位。”
“了解~”凯莉给你一个眨眼,“分头行动。”
“等…等下?核心是什么??”
“黑色的几何体,直径十厘米。”格瑞抱好箱子盘腿坐在打蜡木地板上,以闭眼的方式告知:外界与他的交流已被绝对屏蔽。
“奇奇怪怪…”度过了最初的茫然期,几日积蓄的疑惑令你倍感恼火又无可奈何。你把甲板踏得嘎吱嘎吱响,咬牙走向长廊。

长廊里空无一人。凯莉先你一步出发,估计是拐进了某个房间。你也把手搭上彩绘门版,然而你刚向前迈出一步,身后正常而规则的空间瞬间扭曲——四方支柱,瑰丽雕花,水平天花犹如被水粉笔糊成蚊香状的斑斓油彩。但显然画家还不甘心止于此,一双黑手猛然把你推进门内,你的眼角瞥见孩童大小的黑影扬起白色唇角,发出风箱漏气一般的嗤嗤嘻笑。然后是失重感,压力碾过你的心脏,你感到呼吸堵塞牙龈发痒,最后是两眼一黑……

人头涌动。
你似乎再一次回到了人潮中,不过场景热闹非凡。

“哈哈,你说这次年终的奖金轮不轮得到我啊?”
“扯淡!嘿嘿,别想啦,莱娜大人那么辛苦,拿到积分那是板上钉钉的事,你凑什么热闹…”
“啊,也对,唉!?莱娜大人,新年活动快开始了,您还在这里做什么?”

你在…叫我?为什么是莱娜大人?我是谁?

“您还好吗?您的脸色好差啊。莱娜大人果然太辛苦了啊…呃,我刚才还想抢您的奖金…真是对不起。”
“就是!你小子,还不快走…”
就像是被剥夺了思维,你情不自禁跟随人群流动。黑夜是用顶尖的黑色天鹅绒织成的,大地上散落星星点点橘红色的灯火。白衣人穿梭如织,手里捧着白色蜡烛,汇聚广场引吭高歌。
圣歌中,黑衣人伫立于缓慢升起的平台,脸上是一张白色面具。

庆典热如蛮荒里的火种,你的心却如霜雪一般冰凉。
你双唇微启,面庞露出迷茫。抬手一模,你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这不是真的。因为那里有家的温暖,却不在存在了。你确实什么都不记得,唯独自己的名字和失去整个世界的绝望,固执地化为残余在你心中的丘壑。

你的意识前所未有的清醒。凯莉是对的,这个地方会吃人——不仅是孩子,而是所有人,只要心中有所牵挂,童话湾就会有一件属于他的房间。童话可不止是给孩子看的。最终他们会变成孩童的黑影,永远徘徊于这巨船之上。不愿从童话中醒来的人,则会被幻影吞噬。没有人可以成为童话中长不大的彼得潘。死亦或是生,不过一念之间。

黑影发出嘶吼,却无法再靠近你。是时候去找核心了。你退出房间,却惊愕地发现昏倒在地的凯莉。

“星月魔女?魔女小姐?你还好吗?”凯莉面朝下,一动不动。
“凯…凯莉?凯莉?”你咬舌念出这个名字,她的手指立刻蜷缩了一下,快得像是幻觉。走廊尽头的黑漆铁门吱呀一声,门内的灰色光芒溢出一条缝隙。你临时决定送这个队伍里唯一回答你问题的人一个人情,犹豫地走向整幢木质建筑唯一一道铁门。

门内的景象使你咂舌。不到十平米的空间里,灰色铺天盖地灰,凯莉身披灰色的长袍,连衣帽遮掩住她柔顺的黑发。在你的映像里,魔女总是粉色,艳丽而顽劣的。你忽然不知所措,只得小心翼翼伸出手,试图冰释魔女的异常。

“啊!”你伸出的手臂猛然被凯反身握住,灰色兜帽随之落下,抖开她那一头青丝。魔女的眼眸中,是被水冲刷的明澈,泛红的倔强和难以察觉的惊喜。
“你来做什么”
这句话向落进油桶的星火,瞬间把你点燃。“做什么?做什么!你无声无息倒在门外,还问我来做什么?你们无端端给我这么多疑问,还想一走了之吗?魔女难道都像你这般自大,什么都自己硬抗?多一个人有的时候就是多一条命!”
凯莉突然沉默了,前额上刘海遮蔽了表情。
你突然有些心虚自己是否过分了。于是你嗫嚅道。
“你…还好吗?”
“嘘!”凯莉一把捂住你的嘴,一波黑影飘到两人身边,然后穿透她们的身体而过。
一眨眼,星月刃在凯莉身后彻底绽放,月牙一转,粉红利刃飞驰于战场肆意收割,所到之处黑影无存。被割裂的恶念散作齑粉,地上堆砌起数垛黑色金字塔。塔尖凝聚出黑色的光点。
“找到核心了,我们走。”




“卡米尔,你不会被困在这里。你之所以在童话湾,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
卡米尔径直向前,没有做声。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雷狮跟随卡米尔来到另一件空房,神情严肃。
“呼,在这里就可以了。对不住,大哥,我在这里的身份大概和卧底一样,所以不能在外面说话。否则会被他们察觉的。”
“你当时分明成功离开了,为什么要回来。”
“大哥你也记得,我进入了终点。我像是沉入深水区时听到了…
一个人。性别不明,我只能听到模糊的声音。普通人是无法进入他人的终点的,所以以他的实力他大可不必欺骗。有两条讯息,大哥你一定要知道——”
“第一条,事关「创世神的怀表」…”




你和凯莉回到甲板,格瑞背对你们,箱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在他手中不安分的颤动。格瑞像是在和箱子争执,他木然坐在那,眺望天上的怀表,始终重复着一句话。
“不行。”
你走近他身边,不料烈斩的剑锋迎面而来,出于本能,你把匕首挡在胸前。格瑞只是一瞥,起身撤回烈斩,长剑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你把指关节抵住下唇,有些沮丧。果然自己还是太弱了啊…
一段小插曲后,凯莉直接指向最后的房间,格瑞依然一言不发,起身走向长廊。

格瑞离开后,你忍不住问出声,“凯莉,在那个房间里你看到了什么?”
“那你呢,你看到了什么?”
“我…我看到了很多人,穿着白衣服,对了,还有一个黑衣人…”
“哼,我就知道。你还是一点没变。”
“但那是假的,不是吗?我记得很多…东西,都…不见了。”你斟酌自己的词汇,打心底不想说得绝对。
“真假如唇齿缺一不可。你是幸运的,莱娜。你的命运是信任,成长,背叛的交响曲…而我…”
魔女的脸上出现一段短暂的茫然,不过转瞬即逝。她又换上了习惯性罪恶的微笑。
“你不是问我看见了什么吗?要不你猜猜?”
你仔细端详魔女上扬的唇角和难以猜透的眼神,不禁开始胡思乱想。
“额…你这样问…不会是…我?”最后那个字被你卷上舌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你?呵呵,我现在倒还希望是你呢。”
“那你究竟…”再次被耍,你几近麻木。
“我什么都没看见。没有人,没有物品,没有记忆。”
你目瞪口呆,张着嘴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拥有我所有的记忆。别,别用那种羡慕的眼神看我。你这种小傻子是不会懂的。在我的记忆里,我永远是一个人。我的记忆没有长存的见证者,就像世间没有我这个人。世界剔除了我,只会一如既往,不会有人回忆,不会有人怀念。连一个会说——啊,怎么好久不见那个坏魔女的人也不存在。”
“我想过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只记得在意的事物,我却什么都记得。后来啊,我想明白了。这是创世神拙劣的玩笑罢。创世神让众人失去珍宝来威胁世界进程滑回正轨,而我,从来就没有过珍宝。”星月刃前所未有的安分,持续悬停在凯莉身边。
你试图催眠自己,你肯定是听错了。但魔女空洞的眼神提示你,这姑娘心里苦要你抱抱才能起来。而你也这么做了。
“你!”
“凯莉。”你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强迫自己对上她那蓝宝石似的双眼,“我以为魔女是没有心的。后来我发觉我是对的。”
怀表的底盘变成了暖融融的鹅黄,你看到凯莉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
“本小姐可不需要怜悯,莱娜…”你想:看看吧,又用本小姐这个称呼当挡箭牌了。
“凯莉,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我说了,我是对的,魔女是没有心的,但是——”凯莉把手支在膝盖上,朝你心不在焉地微笑。
“但是凯莉有。”

你看到凯莉的瞳孔瞬间收缩,像只从黑夜中走出的黑猫,通过调整焦距适应白昼的光。
“噗嗤——”
“你笑什么?”薄红爬上你的脸颊。
“莱娜,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像水银。”凯莉的指腹蹭上你白皙的剑,“熠熠生辉。”
“莫名其妙。”你抿紧下唇,收回手。
“陪本小姐坐一会吧,莱娜,就一会。”
你们并排坐在船边,凯莉把腿伸开,任它们在空中晃悠。
船舱内奇怪的声响一瞬间都消失了。你攥紧拳头,打破了宁静。“凯莉,你有办法让我提升吗…我还是…不想依赖你们,更不想给你们添麻烦。”
“哦~☆如果是这样,本小姐倒是有个方法,就是会有些累。”
“什么?”你的心底突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直觉君,我相信你会犯错的,你想。
“在西北方有一个怪物的诞生地,有兴趣去逛一圈吗?☆”
好吧,直觉君是全年无休的。


镜头回到雷狮这边。
“至于第二条…我个人偏向于是那个人给我们的报酬。”
“我们?”雷狮捕捉到了关键词。有什么消息涉及到我的…他的心脏咯噔一下,不知为何想到了那个棕发白痴。
“安迷修的下落,有线索了。”



“呼哈……”骑士背靠岩石,仰头喘息。大地盖着一层厚重的黑色粉尘。他一手握紧热流剑,抬起另一只手擦去额角新鲜的血液。他白色的衬衣几乎变成尘土和血液的聚集地。他颇有些狼狈,身上的鲜血已经凝固成暗红色,昭示一场又一场噩梦般的恶战。
“这些怪物,越来越多了。再这样下去…冷流也不在我手上,时间不多了。那个恶党!竟然把我的剑都顺走了…叫他放手还不放…”安迷修有些头疼,苦笑一声,身影湮没在黑夜之中。


而此刻,童话湾上:
“哦?”雷狮意味不明的笑出声,“说说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