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私设:三勾式神不管是哪种稀有度除了n卡都会有自己的神智,ssr能获得极少之前的记忆。四勾时ssr能回忆起平常的事情,但对特殊个体的印象会模糊不清 本章双龙感情线不多?毕竟是类似记事所以有可能不怎么套路多多见谅本次比以前长一点,求小心心啦 ( ´・ᴗ・` ) 如果都接受那么请↓
∠( 」∠)_
Day4夭寿啦,惨剧发生

阿妈肝了整整一天的觉醒材料,翻箱倒柜取出了私藏了很久的美食卡,毫不犹豫的合成泉水,然后果断抱着小黑安放在结界里。托几天前双龙的福,白蛋倒是集得七七八八了。小黑估计经历了有史以来最梦幻的一天,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就从二星飚到五勾。没办法,穷寮的式神早当家呀。阿妈兴冲冲的拉上小黑…啊等下,是「鬼使黑」去打御魂和觉醒材料,刚蹭上了大佬的车队却发现一件惊天大事。
“嗯跟大佬一起打就带座敷和小…咳鬼使黑好了……嗯?”阿妈环顾四周“座敷?哎呀糟糕。大佬啊不好意思我找不到火。手一抽就击鼓了…”

“啊没关系,回寮仔细看一下吧,只要没喂了总归找得到的。”

「嘤嘤嘤幸好是个和善的大佬…座敷到底去哪里了啊…」阿妈有些担心,急忙返回寮里。“座敷——在吗?”

“那个…阴阳师啊…”

“哦鬼使黑等一下,我在找座敷呢,有事的话等会再说,如果是小白的事,我保证召唤小白时我会尽力的!座敷——”

“…阴阳师,咱们寮里有两个座敷?”

“没有,为什么突然这么问?”阿妈心底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给我升四星的时候好像有一个座敷被你拉过来了。”说完,鬼使黑抱着他的镰刀沉默了。
“不会吧……”阿妈感觉自己现在仿佛被茨木的地狱鬼手糊了一脸一样黑,呆了一阵后丢了魂似的回了房间。(虽然寮里没有茨但茨是阿妈除了连连的的另一个执念:))
整整一个下午,阿妈都没有迈出过大门。屋子外山兔的呼叫和椒图的安慰都没有任何效果。门外的声音渐渐转弱,最终归于沉寂。

傍晚,屋子外面的式神围成一个小圈子,一目连皱了皱眉“阿妈的状态好像不太好。”院子里没有人发话。荒用余光默默关注着一目连,看风抚动他苍白中带着淡红的头发,持续神游。鬼使黑稍微有些愧疚,靠在樱花树下思考。桃花妖望着阿妈的方向,拉了拉洁白的兜帽。突然结界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众式神瞬间清醒,有举镰刀的,准备撒桃花的,当然也有往风神身前微不可查的跨了一小步的某人。

“傻兔…傻兔!米那桑冷静一点,傻兔和主寮的姑姑一起来了!”“孩子们都还好吗?”姑姑眉眼弯弯,迈着碎步款款走来,身旁是主寮的四勾满级座敷,甚至有两个意想不到的来客:小白和小黑。

“姑姑好。嗯…今天阿妈她…”“啊,我知道的。

”姑姑摸了摸山兔的头,“这孩子都跟我讲了。其实主寮那边也有过类似的事故……那时候阿妈不知道座敷可以打火,来了就喂,最后悔不当初。自那之后阿妈就一直对座敷心存愧意,想必这次阿妈更加难受吧。唉,三勾的孩子都不该遭这苦啊…”趁着大家都在说话,座敷轻轻走到阿妈的门前“阿妈,别伤心了,毕竟你不是故意的,「我」肯定不会对阿妈心存不满的。阿妈去召唤阵试一下吧,说不定残破的魂魄会找回来呢。”

“会…吗?如果真的能就太好了。呜…座敷,对不起。”

“阿妈,没事的,下一次记得上锁就好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啊。”

阿妈深吸一口气,彭的一声扯开房门,开吼:“崽子们!!!打——本啦!”“阿妈?恢复精神了呢。”一目连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一眼荒

“荒?”

荒总连个余光都没给阿妈,平淡道“嗯。是啊。挺好”。

然而阿妈感觉自己收到了惊吓,向来对自己惜字如金的荒总破天荒说了五个字以上,这就鬼使黑有一天突然不说他宇宙无敌可爱独一无二体贴贤惠(鬼使黑原话)的弟弟一样不正常。阿妈惶恐的转向一目连,又转向荒,再看回一目连。阿妈最终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连连明亮的绿眸在黄昏时分闪烁,像是纯粹的玉石,里面掺和了少于疑惑,而荒把双目眯成一条线,明摆着拒绝了阿妈探寻的目光。瘦削的脸庞比平时崩得更紧,多了一分神明的孤傲,却也多了一分凡人的执念。阿妈还看不透,倒也不多想,反正最近双龙关系挺亲,自己不必打扰二人。

“算了去刷本吧。咿?鬼使黑呢?你们看到鬼使黑了吗?”

“带了小黑和小白来,大概是在聊天?”“哈?不是吧?这…不会有修罗场吧(低声)嗯,我一直没有让他们升级哎,所以不会打起来的吧?我还不想破产啊…”啊妈飞奔向结界,喘了口气「幸好没有打起来。但是气氛怎么这么僵硬。」阿妈小跑到「鬼使黑」身边:“怎么了?不是一直想见弟弟吗?姑姑也是好心呢。额只带小白是不大可能,两个崽黏的很,但聊一聊估计是没什么问题的啊。”“阿妈,明明是他一直在沉默啊,嘟囔着什么‘不是他’还有‘究竟在哪’什么的,真是的亏我乖巧善良纯洁天真可爱迷人的弟弟答应跑一趟呢。!”二勾的小黑踮起脚尖,不满的质疑。“不过呢,他倒是lucky,我竟然让欧豆豆先到了寮里,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欧豆豆等待的我简直是罪孽深重…”

“不,没关系的,欧尼桑。”小白红着脸扯了一下的衣角。“啊啊啊欧豆豆啊!!善解人意的欧豆豆啊…”转身就捏着的包子脸开始傻笑。阿妈有些犹豫“鬼使黑?你还好吗?”“我没事,阴阳师。”鬼使黑一脸的落寞,“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臭小鬼说的不错,我算幸运的。我真的没事。”“虽然我不是很懂你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需要我帮忙尽管叫我好了。”阿妈坚定的拍拍鬼使黑的肩膀“走吧,打本了。”


即使在战场上鬼使黑一向专心,但遇到了野生小白时阿妈的心还是一跳。果然,鬼使黑啊你说不在意绝对是假的吧,对面五个妖你四个暴击给小白留一层血皮是怎么回事啊。阿妈握着伞柄无语,内心刷过一片弹幕。但第二次小黑出击,却没有丝毫手软了。这次的暴击高的甚至罕见。阿妈摸不着头脑“鬼使黑?”鬼使黑合上双目,“嘛,不过是想通了一些事。他们是不一样的。长得都是小白,但是是不一样的。我会找到我的弟弟,在此之前,凡是阻挡我的妖,”他倏忽睁开双眼,妖娆的,深红色的眼影渲染出一丝淡淡的杀意,那双眼睛里有世界,和一个白色的背影。人影在一片璀璨的星光中扑朔迷离,想脆弱的水纹转瞬即逝。“我会用死亡宣判教他地府的报道处在哪。”他扬起嘴角,冷笑一声,冲向愤怒的八岐大蛇。
“鬼使黑…长大了啊…”
“为之奋斗一生的事物吗?我…曾经丢失了什么吗?又…得到了什么呢…”
“依然愚蠢,但是并非错误。吾似乎亦寻到——”
艰难的一天啊。


后记:感谢有你(正文无关)

“三张蓝,两张灰…今天就一起用了吧。QQ牛力自由——”

“啊!!!是座敷啊!座敷啊!桃花你快看!去把你的火灵拆了吧。大家来看,真的是座敷啊!”

“第二个座敷!天啊,是真的吗?”

“来了!百鬼的座敷…我一定会砸到你的…我扔,我再…啊嘞?中…了?”

“谢谢寮里的大佬送的碎片。嗯?凑齐30了?!”

“天啊,一天三个座敷啊…”

“呜呜…谢谢大家。连连,座敷,你们都是好孩子…谢谢温柔的大家,陪我到今日。”

以上真人真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