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文笔差 人物属于yys 略ooc 式神背景来自式神传记以及微量脑补 剧情发生在上次写的啊妈抽卡前 主连连 ~连连一定是个大暖男∠( ᐛ 」∠)_
私设:式神召唤时被召唤的式神可以感知到 如果不想被召唤可以凭自身力量逃脱(这就是为什么阴阳师有这么多非酋:)) 有想去的寮也可以主动前往召唤阵 可以听到阴阳师语音抽符说的话 但被正常召唤出来后会失去部分记忆和力量。荒总的记忆是召唤阵的bug 还有荒总在寻找自己的意义。为什么这么做我也不知道。:)总之两人见面了。荒总就是对比较陌生的人有些直白有些凶 后面会好一点的


正文〖一切的开始〗
今日一目连迎来了一位贵客。他刚刚去村庄巡查了一番,暂时没有发现会威胁到他的子民的事物。黄昏时分一目连结束了一天的任务,刚回到神社,就在门口见到一位冷漠的蓝衣男子,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神。他倚靠着被漫长时光斑驳的朱漆鸟居(神社大门),双手交叠抱在胸前,低着头似在打量破落的神社。落日余晖映透过漫天红霞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四周墨迹一般的叶影默默披在他肩上,才勉强给这位不请之客添一份温和。虽是如此,来者不曾刻意收敛的深邃气势仍旧导致空气沉闷异常。一目连站在五级台阶开外,微微皱眉,心中多了一分戒备。
「没有恶意」,一目连想道,是略为霸道而强势的人吗。虽是初次见到真容,但他确实从阎魔听说过这一位大人,来自大海的神明〖荒〗。
毕竟来者是客,在判断荒并无伤害他的子民的意思后,一目连垂下眼睑,侧身行了一礼:“不知大人来此所为何事?”
“无事”荒面无表情地回应道“不过是一时兴起四海云游,见到这一打朽木稍微在想,被抛弃了的神明的下场罢了。呵,竟是堕成了妖吗。”一目连隐约感受到他居高临下的目光中夹杂着一丝不屑。
「明明是自嘲的话语呢。」
听出了荒语气中带有回忆的灰色,一目连并未在意荒无礼的解释。他踩上灰石台阶,首次留意到脚下光滑的石面早已被一层厚重青苔渗透得体无完肤。「多少年没有人来修缮了啊。」一目连沉默了一会,转过身,露出他惯有的微笑,语气温和却又疏离:“大人可需一杯热茶?”荒直直望着他,即便是目光锐利如他,在一目连用真正的温柔筑起的屏障前也无用武之地。“那吾便打扰了。”荒倒是想看一看,同样被卑微的人类推向绝望,这位化妖的神明凭什么会有这样真实的温柔。
“请坐吧”一目连弯下腰,跪坐在茶几前。荒盘腿坐在对面,目光随着一目连纤细的双手而动。一目连手臂上洁白的长绷带拖在桌上,随着他的动作缓缓飘飞。很快,热气腾腾的茶水被摆上桌面。
伸出手捧起温热的茶杯,先开口人的是一目连。
“我存在的意义,即是守护。我因信仰而诞生,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抛下我的子民的。”
“不过是卑劣的人类罢了。”荒嗤笑一声。“人类的本性即是贪婪与自私,天真的认为神明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护身符。这一点汝是最清楚不过的不是吗。”
“我在意的,只是他们是我想守护的东西而已。至于守护的形式或是过程,我不会在意。大人的信念与我不同,若是想寻找什么,应是无需询问一目连的。”
沉默在两人间蔓延,荒把手肘撑在木制的茶几上,仔细端详一目连清秀的眉眼,最终得出了结论:眼前这妖早已习惯被伤害。「习惯吗。啧,真是个可怕的习惯啊。不过,倒是被他看透了目的。看起来不是个愚蠢的“神明”啊」荒
站起身,甩下一句告辞就没了影。一目连收拾起桌上放凉了的茶水,叹口气「我存在的意义是守护,倒是,我的子民也一天天强大起来了啊,当他们不需要我的时候,我…该何去何从呢…」


自那以后,一目连有很长一段时间未遇见过荒。长到他以为两人的相遇仅仅是一次机缘巧合。但是,某日他现在山顶的阧崖上俯瞰大地时,荒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边。
“真是适合风的地方不是吗。”
“大人?”一目连有些许惊讶,随即又笑道“大人可是寻到称心之途了?”“并无。倒是汝,若是这村子再不需要你了你会如何。”
没有料到荒的直白,一目连一时间有些语塞。“尚未决定。或许会去寻找新的需要我的地方吧。大人为何…”
“无事。”
于是两人又相继无言,只剩下崖顶的清风费劲地撕扯他们的衣角。

两次交谈后,荒时不时会来寻一目连,每次出现在各种不同的地方。在神社门口,山崖,河岸…两人有了共同话题:人类和意义。
“人类不总是贪婪的。也有和善的信徒会虔诚的感激我…”
“只是没有露出丑恶的嘴脸。”
“至少那一刻他们是真心的。”
“也只有那一刻。”
“神明存在的意义就是赐福,不能带来福祉的神明是无用的,他们没有错。”
“没有错就是汝少了一只眼睛仍旧没了神位?”
“…”
一开始的交流宛若是吵架,渐渐荒缓和了语气,手中也多了一壶酒或是一盒子点心等一件东西。
“吾听闻京都最近有一群人自称什么「阴阳师」,能驾驭妖物。人类果然还是要那么贪心啊…”
“我亦有听闻此事,村民们有一回去找他们帮忙除些作乱的小妖,我见到了一位来自阴阳寮的阴阳师。人挺友善,观他与式神关系甚好,他手下的妖应是自愿的。大人不必急下定论…”
“呵呵,自愿?这倒是有趣,若是如此吾等何不去座阴阳寮一游?”一目连听着荒戏谑的语气,无奈的叹口气“大人不信。”“自是不信”

又过了些时日,荒突然对一目连道“阴阳师…倒也有趣…”“大人这是遇见?”“一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用着奇怪的法术把自己的灵魂分成两个,一黑一白,黑晴明把京都搞得乌烟瘴气,白晴明去收拾一堆烂摊子。最后‘两人’却救了京都。”“是晴明大人啊。确实听闻过这位有名的阴阳师呢。”“人类,或许不是那么的无趣?”
……
那是一个暴雨倾盆的中午。一目连坐在空荡荡的屋内,望向窗外一片阴沉的天和水帘「我的子民…日益强大了呢…我是不是…」“哎呀哎呀,孟婆我同你讲啊!”这声音?一目连疑惑的探出身子,见到两个湿透的小家伙:孟婆和山兔。“我好像看见荒大人自己跳进阴阳师的召唤阵了啊!”“怎么可能?你一定是看错了啦…”
「荒?」一目连惊诧的想。
“是真的啊,那个召唤阵怪怪的,本来阴阳师是会看到式神出现在召唤阵的,结果那个召唤阵突然卡壳了!好像会直接被传送到寮里而不是阴阳师先生面前呢…”“哎呀,不可能啦…啊,雨小了我们走吧山兔!”
突然,一阵奇怪的齿轮声凭空出现。「这是…召唤阵的声音?」一目连抬起头,耐心听到:“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竟然错过了我寮第一位ssr的出生啊!第一位ssr啊!!!ssr啊「噗」一目连笑了「这倒是像那家伙的风格呢。」声音响了很久,阴阳师似乎还在召唤。「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啊。好像是同一位阴阳师大人,不过在不同寮呼唤过他的名字。既然这样…罢了,去试一番罢,寮里有那位大人想必不会太无聊。」一目连轻轻一跃,跳进了召唤阵「阴阳师大人也不会这么伤心了吧…」

于是阿妈如愿见到了ssr的出生,第二位。“啊啊啊连连啊!是连连啊!”阿妈一把抱起召唤阵里的小豆丁激动的泪流满面“连连是来安慰我的吗?连连好暖啊!嘤嘤嘤我一直想在主寮有连连啊,这是逼我换平台吗?”
“一目连?”豆丁荒有些惊奇“汝竟然也来了。”
豆丁连连有些迷茫,眼前的人很熟悉,却记不起是谁。「是谁呢…」“无事。”“嗯…”“算了,吾忘了汝不记得了。”豆丁荒伸出手“汝是一目连?吾名为荒。”“你好,我是一目连。”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