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他/她们的堕落与自我救赎

(六)本章出没:凯莱


你静静等候鬼狐的下文,他拿起一把火折子却没有点燃。方才插在墙壁上的木棍即将燃尽,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把两人份的影子拖得极长,在墙角拉开一面猎猎作响的黑旗。
很快你发觉窸窸窣窣的声响正在加剧,你有些草木皆兵地举起匕首,毕竟在这个世界你没有那个实力可以掉以轻心。鬼狐把手拦在你面前。

“不需要。”他向前踏出一步,颇有一分视死如归的意味。“他们是来找我的。”
你看见黑暗逐渐扭曲,成为怪物的雏形。直觉告诉你那与你平日所见并非同类,他们几乎带有灵性,不过体现在敌意和杀气上。
“这是鬼天盟的成员。你发现的面具是他们的。”鬼狐戏谑一笑,黑影猛然间起伏激荡。
“鬼天盟…我在记忆里见过他们。”你心情复杂,徒增一分同情和不解。
“凯莉或许和你说过,我也是「引路人」。”
“我以为你只是一个商人。”你确实听到过凯莉隐晦的暗示,但并不当一回事。
“莱娜,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是你看不清的。我的身份,可谓是半个「引路人」。”
“我引导的,并不是人。是怪物。”
你的心跳漏了半拍,呼吸带着一分粗重的粘滞。
“你知道「引路人」的就业标准吗?他们是强烈情绪的作用对象。情绪可以是孤独,高傲,嫉妒,愤怒,爱意…自身或是他人,创世神把他们挑选出来,给他们一棒子,又送一颗糖。他说‘把你们的命运搬回正轨,就可以回来了。但是,违抗命运的人,都会消失。’这就是神。”
“那终点又是什么?”
“终点是背叛神明的神使用生命换来的出路。那些愚忠的神使也都是些傻子,被创世神骗得团团转。说白了不过是凡人。”
“那些自以为是的神使就像这些人。看看他们吧,你以为他们是无辜的吗?”
你下意识偏过头,黑影正愤怒的徘徊于火光边缘,变幻莫测。
“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会加入鬼天盟?”
“……”
“金钱,名利,荣耀,权利。没有人单纯地来到凹凸大赛。一切甜美的果实都是伊甸园的禁果,人们为其明知故犯,甘之如饴。”

你明白鬼狐是对的,不知为何,魔女的形象突然出现在你的脑海中。她是极地转瞬即逝的光,她又是为了什么接近自己的呢。

“那些东西就是恶魔,张牙舞爪诱人堕落。而创世神给我们的,只有一条生命。为什么我们会领取元力技能?瞧,尝到甜头的人,就再也脱不了身了。”
“再仔细看看他们吧,呵,多么强大的怨念啊。即使成为了怪物,也遵从本能想杀了我吗…”
“莱娜。”突然被点名,你还处于迷茫之中,洞穴的阴风从你的领口灌下,你打了个寒颤。
“不要脱下你的白衣。”

“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你强行逼迫自己走向黑影,脊背弯曲,近乎窒息。黑影出人意料的平静了,为你腾出一小块空间,你颤巍巍伸出手,试图触碰那些“人”。扑朔的火星熄灭了,黑影蠢蠢欲动,发出尖锐的怪叫。


洞口传来了虚浮的脚步声,你一惊,下意识地反身,后脑勺贴上岩石的背光面。鬼狐抖动手腕,点燃另一把火折,换上自己冰冷的面具。
“不愧是星月魔女,哪怕星月刃大幅损坏,也能回到这里。”
你只能依稀分辨火光照耀下凯莉修长的影子。她零星的咳嗽声传入你的耳畔。
“莱娜走了?”凯莉开门见山。你突然有些心虚。
“…没有。”鬼狐干脆利落地回答。
你叹了口气,正准备现身,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愤懑的咬牙切齿和重物落地的撞击。你又往内一缩,双手环住自己单薄的身体,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我们的鬼狐大人可是说过,她来这里后就能回归了吧。”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可惜我并非君子。”
“鬼狐,你真是个人渣。”凯莉边笑边咳,只听声音都判断得出她在咳血。
鬼狐大约是反击了,但只听得见破空声。反而自己因凯莉的回防发出一声闷哼,凯莉咳了一声,表达自己的蔑视。但是鬼狐的情绪明显崩溃了。

“你以为我不想救她?!我鬼狐天冲这辈子他妈的问心无愧!”鬼狐停了好一会,声若游丝。“老子就欠她一个人。”
“鬼天盟那些傻子和我互利互惠,我从不欠债。他们给我最终胜利的果实,我给他们织死亡前夕最后一个梦,等价交换,生死由天。”
“那她为什么没走。”凯莉笑得苦涩。“鬼天盟是她唯一在意的东西。”
“曾经。”
“你什么意思?”凯莉居高临下俯视鬼狐,半眯着眼睛。
“我见到她第一眼就知道了。她现在心里挂念着什么。”
“…方法。”
“两个:杀了那个人,或是让她恨上对方。”
鬼狐用余光瞥向你的藏身处,不过凯莉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她发觉你的躲藏。元力武器粉碎性损伤会导致身体机能大幅度下降,如今魔女哪怕站着也在忍耐虚弱带来的不适。
鬼狐点燃一堆柴火,木柴跳跃着,被火焰灼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嗫嚅声。
“还剩多少时间。”
“不超半天。”
“…本小姐可不觉得第二选项有可行性。第一个…可以考虑。”
“所以呢?你要自杀吗。”你从后方绕出,平静得不像话。

真难得啊,你想,估计这辈子都看不到凯莉那么懵圈的神情了。
凯莉唇瓣微动,到底还是没说什么。鬼狐抱着手在一旁看戏。
“……分开行动。走一步是一步吧。”凯莉背过身。
你记得魔女在见面不久时说过同样的话,如今再闻反而带了一分悲凉。

“我知道了。”






如果有小可爱给心心和评论我会开心到爆炸的qaq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