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他/她们的堕落与自愿救赎

(四)修正版
本章出没:凯莱 雷安 三句话瑞金所以没有tag
嘉九岁和鬼狐出场
嘉九岁还会出现
注意事项
1没有鬼莱!没有!没有!
2全文不会有角色明确死亡
3话说我是剧情流啊看了一眼大家好像不怎么翻前文qaq但其实每一条线都穿插了一些线索我很绝望啊
4我觉得莱娜其实是中配智勇双全型所以这章要搞点事 额还有悄咪咪告诉大家凯莱大概是不会he了但也不会特be…(逃走)
前文:http://23432343.lofter.com/post/1dc0cb51_10c197f2

正文↓
(四)
尽管你还在思量,凯莉已经不由分说替你做好了决定。
“嘿,坐好咯莱娜~☆”凯莉向你发动奇袭,你的视线瞬间提升,回过神来时你已经被凯莉揽着腰,挤在位置并不宽裕的月刃上了。你扶住月牙的末端,深吸一口气向下看了一眼。
呜呼。
你的脚底是雪花飞舞瀚海阑干,骤降的气温带来一股冷流,一个急刹车撞在你红红的鼻尖上,你禁不住打了个喷嚏。凯莉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从老骨头里拿出一件纯白色帽衫,手扯衣角环过你的肩膀。厚实的衣物很快沾染上体温,抵御住流霜微妙的沁凉。
星月刃缓缓落地,你两手一撑准备跳下来却突然慌了神,一样东西措不及防地闯入视野,你脚一滑脸差点正面着陆。
“额滴神呐这么着急干什么?”凯莉被吓了一跳,急忙把你架起来,你低头一看左手上全是血。
“…你是怎么做到从半米低空下来还摔成这个样的。”
“不是我的。”你平复心绪,仔细思考刚才跳下来的时候看到的血迹,右手手指微微弯曲,一点一点把一块白色碎片藏进袖子。
“不知道是谁受伤了。”
“这可不好说,会在这一带徘徊的人就那么几个。”
“既然是陌生人那就不用理会了。”
“哦?不去搭一把手。”
“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这个实力就不要凑热闹,不然多半会死不瞑目。”
你在心里一步步演算能支开凯莉的方法又一一否决,幸而一心两对你来说并不是难事,在你们的交谈中魔女并没有觉察到异常。你只好预期延后计划,不过今天你的属性面板写着幸运S。
两声巨震几乎同时在地平线上炸响,二者距离不远不近,这个距离既避免互相干扰又允许临时支援。
“分头行动?”
你隐晦地看向血迹延伸的方向,选择了离其最近的地点。“嗯,我去这边。”

你一路小跑,面具的碎片在手心上压出一道白印。你的思维茫然一片,有什么事锲而不舍地骚扰着你。类似记忆碎片一般的东西乘风与你擦身而过,你没有停下,依旧迅速向前。
应该就是这里了。你停下身,举起「蜂后之刺」环顾一圈。不对劲,这里太安静了…
一股恐怖的威压瞬间碾过你的脊柱,你的牙齿,膝盖,瞳孔焦距全部失控,它们在一片恶心和混沌中叫嚣,折腾着你疲惫的身躯。你咬紧牙关。只能赌一把了,你想。趁对方尚未取走性命,全部元力被你极速压缩进匕首中,空气粘滞了一瞬,很快又恢复如常,一道隐晦的粉色从你的头顶掠过。一秒虽然短暂,也足够你弹出这个可怖的重力场了。你利落地向后数个空翻,脱力地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妄图弥补方才断供的氧气。
太好了,你松了一口气——「蜂后之刺」还能发挥作用,上次和格瑞的对仗让你有些担忧,现在却给你添了一份疑惑,不过战场不允许你的分神,你很快拉回注意力。

“这个能力…有点意思,可惜——”赤裸的岩石上方,一个人影逆光一跃而下,“渣渣还是渣渣。”
刚刚被你勉强拉开的距离立即失效,你再次卧倒,手肘死死撑住地面,额头上冷汗直冒。
一道强劲的气流直逼你的脖颈,你闭上眼紧咬下唇,心中无奈自己怕是要交代在这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黑色的身影一晃而至,在你身上撒下一片庇佑的阴影。紧接着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是谁?你愣是撑着膝盖直起身,瞥见黑衣人侧脸上冰冷的白面具,尽管五官纹路与记忆中站台上的那一位不同。但这个身影是如此熟悉,以至于你忽略了地上粉红色的元力武器残片。碎裂的武器静静地躺在地上,独自低吟默诉,活力的色彩失去了光华,就像哀鸣。
黑衣人身形一震,泄露出几分喘息,几滴鲜红的血液顺着面具滑下,一滴一滴沁染雪白大地。瞬息之间,他弯下腰,衣袍翻飞冲进最近的地洞。
“请等一下!”你紧随其后,一跃而入。你最后向后看了一眼,金发少年狂妄而桀骜地把双手抱在胸前,低着头。

“最好别让我再撞见你们一次。否则…”他提起棍,背身离去却突然停步,一侧身,大罗神通棍直直指向后方:“那就是你们的死期。”

地洞七拐八弯,你迷失在错综复杂的路况中。突然,火把的亮光出现在一个转角,然后是一股温暖的热浪。你扶着墙,慢慢挪过去,黑衣人手中拿着面具,惊愕地望着你。
你和黑衣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你是那个商人!额,鬼狐先生?”
“莱娜…?你怎么来了。”鬼狐颇有些头疼,事情稍微脱离了他的预计,莱娜并不在他的计划范围内。
“凯莉说带我来练手,结果两边都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我们就分头查看了。鬼狐先生,这是你的吧?发生了什么?”你掏出面具的碎片。
“这个碎片…不是我的。我无事。莱娜。你来的正好,是时候让你知道一些事情了。”
不是鬼狐的?那是谁?你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心如擂鼓,躁动不安,

在地洞的拐角处,魔女背靠着墙,她的衣衫被黑色外袍紧紧包裹,领口上是斑驳的血迹。凯莉眼角沁泪,发出阵阵颤音和低笑。
“莱娜…抱歉了,我们的相遇本就应止于萍水相逢。”
笨姑娘…你有自己的路啊。


——————分割线——————




安迷修觉得他大概是死了。一片白光密不透风地包裹着他的意识,金色的丝线在他身边流淌。一道清丽的女声打破了宁静。
“唉…这群不省心的孩子啊…”骑士下意识想召唤冷热流,但一抹明黄还未聚集就已消散。幸而他很快发觉声音的主人并无恶意。
“抱歉,元力技能对我无效,在这个空间也无法使用。”
“您好?听声音您应当是位美丽的小姐?敢问小姐芳名?还有请问您知道这里是哪里吗?”安迷修尝试转头,却无法感知到身体。
“啊…这个啊,这里是空间缝隙,你落入无尽深渊前我把你带到了这里。感谢就不必了,想让你帮我个忙。”
“若您所提的是不违反骑士道的要求,在下乐意效劳。不过恕在下冒昧,我现在可能无法帮您些什么…”
“不必担心~我会把你送回去的。你那个男朋友…嗯好像叫雷狮什么的,正在找你的路上呢。你只要帮我带一句话就好啦。”等下,男朋友???安迷修开口想说些什么由不知从何吐槽。
“额对了,你回去的时间可能不会太好,这个哪怕是我无能为力。”
不太好是什么意思?安迷修来不及询问,那道女声突然压低,爽脆的声线变调肃穆的低吟。
“听好了:「创世神的怀表」确实能精准地计算时间,但作用主体是怪物。怀表的二十四小时代表一个周期,十二时会开启新一轮分裂,并将日渐增强。倒计时代表剩余的怪潮。最后一天,剿灭斯则众人生。”
“若是我等死亡?”
“便是万劫不复。”

糟透了。安迷修心想。并非他对队伍的实力不自信,而是他明白了一些事。按先前怪潮的强度来看,创世神想要的大抵就是个清净。所有人安安分分走命运,最好别有登徒子闹腾他。
空间突然暗了几秒,像一只破损的灯泡开始间断闪烁。
“小姐?您还好吗?”
“对了,刚才你是不是问我的名字?嘛——难得见到这么礼貌的小孩子,上次那个一脸警惕盯着我,话都不说一句。这就当是一个小赠品吧。”
“我叫秋,是一名神使。”

然后电源被彻底切断,安迷修隐隐约约听见秋渐行渐远,夹杂着抱怨似的嘟囔。“哎呀找人找的这么快,改善世界就一拖再拖…创世神的走狗…反正早晚要被发现,救下这个小家伙我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然后是灵魂再一次的坠落。

骑士睁开眼,天空密布缥缈的红云,四周是陡峭的崖壁,没有人的存在,风成了一线创作者,日夜谱写空谷之音。安迷修的正上方,怀表的指针还在滴答滴答地转动,日夜不停不歇。
“果然还真是…遭透了啊…”安迷修无奈地叹一口气,举起热流,仰头紧紧顶住怀表,指针一分一秒接近十二时,安迷修开始倒数。
“十…九……三…二…一。”
“来了!”安迷修后撤一步,脊柱前倾,白衬衫勾勒出少年腰肢流畅的曲线。热流在他的右手上低吟,注入元力后闪烁着耀眼的橙黄。地上升起由光线组成的一堵薄薄黑墙,宛若深渊中代表吞噬与死亡的极光。



——————分割线——————




安迷修清醒的一个时辰后,雷狮站上悬崖边缘。不过十来天,战斗的遗迹已人间蒸发,崖底的漆黑变成了正常的石面。就像是创世神故意抹去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生离死别。
格瑞离开童话湾前告诉雷狮,他现在已经不需要引路人了。雷狮耸耸肩,表示自己乐得自在。然而格瑞刚攀上绳梯,雷狮却突然开口。
“格瑞,你为什么会成为[引路人]呢。”
格瑞留意到[成为]这个词,雷狮像一头警醒的猛兽,精准的直觉令人胆颤心惊,毕竟这世上证据可以销毁,感情却不能,光凭这一点哪怕是他也需敬畏一分。
“为了救一个人。”
“卡米尔说他在离开后见到了一个人,而且元力技能对ta不起作用。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那个女孩的匕首对你也是无效的吧。”
雷狮,真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格瑞心想。直觉准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人同时有过人的观察力。他一步步向下踏,雷狮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他没有对雷狮说谎,他成为引路人就是为了一个人。那个白痴有着金色的短发,戴着黑白鸭舌帽,会像个追着自己尾巴的金毛一样绕着他团团转。像狗皮膏药一样撵也撵不走。只是他把他弄丢了,金色变成了一点朱砂,点在他心上。于是他发誓把他带回来,誓言不仅仅要允诺秋,更是说给他自己听。



雷狮正琢磨下去的方法,粉红色的月刃突然出现到他身边。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雷狮狐疑地瞪着凯莉。凯莉叉腰走到他身边,轻轻一笑。
“本小姐高兴,怎么了?小屁孩,不是要去救安迷修嘛?”
“恭敬不如从命。”雷狮假惺惺地行了一礼,大大咧咧站上星月刃。
“恶心帅怕不是会传染?”
雷狮选择给凯莉一个白眼,一手撑在月刃的弯角上。星月刃随他的动作小幅度晃了一下。隐约有消散的趋势。
“你的星月刃什么时候这么弱了?”雷狮诧异地问。
“我那个坏了,鬼狐赶工出品,质量不予保证哟~☆”凯莉笑莹莹地往回踏一步,雷狮还未反应过来,星月刃就开始极速下坠,中途穿过一层变幻的薄膜。
“wodeh□——!!!”
凯莉可没有杀人灭口的爱好,星月刃在雷狮落地前一瞬停在半空中,雷狮半死不活地趴在星月刃上,觉得自己大概会把胃酸全部吐出来。
“凯…莉!大爷我记住了!!”雷狮朝上方比了个中指。跳下来环顾四周。远处传来激烈的打斗声,黄光不时充上云霄。他用脚趾头都认得出技能和使用者。不过显然那边的状态并不好,周围不断衍生的怪物向那边汇聚,怪物天生嗜血,安迷修恐怕是负伤不浅。
从雷狮所在地过去最快不过一刻钟,但是时间不允许他这么做了。得想个办法…雷狮拖着下颚沉思。
一旁的星月刃在逐渐消散,雷狮似乎想起了什么——
星月刃并非第一次损坏了。他刚加入是星月刃曾染上黑色的流质,一旦注入元力就会出现。过了将近六天才自动消去。格瑞说那是怪物给猎物的标记。如果是这样…
雷狮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自己左臂上一圈渗血的绷带。自从上次莱娜加入的战斗他受伤以来,就一直没有回复。以他的身体强度这是一件极其反常的事,之前不过以为是新品种的怪物,现在看来…
雷狮缓缓抬起右手敷在伤口上,凝聚紫色的元力。
黑色的液体逐渐打湿染血的绷带,怪物开始骚动不安。不过数十秒,他们开始以雷狮为中心疯狂地冲撞。
“哦?还真的是这样啊…”紫色雷电萦绕成一个保护罩,雷狮掂了掂雷神之锤,扬起一个猖狂的微笑。
“好了,现在——
你们想要怎么死呢?”

“咦?”安迷修啐了一口血,手背擦去唇角的红色,怪物连连放松包围圈,他终于有闲暇稍作整顿。“那个闪电?是雷狮啊。他还真来了。”
安迷修带着一股子不可明说的喜悦飞驰,热流在快速前行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他的大脑被呼啸风声盘踞,他也放任它们踹走他的思想。远方强力的雷电像是开天辟地的曙光,把他整个人照亮。岩壁在主动向后退去,峡谷中只见一抹残影。
雷狮被怪物团团包围,安迷修没法看见人影。约是相隔五十米,雷狮把雷神之锤向地下一顿,环形闪电在风驰电掣间回荡于漫山遍野,安迷修不得不抬起手臂抵御这股波浪。
“安迷修!”
骑士默契地抬头向前助跑起跳,被抛出的冷流剑还在优雅地旋转,安迷修已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剑柄。他顺势冲到雷狮身边踩下急刹,地面扬起一片黑色的粉尘。
雷狮摆摆干净的右臂,庞大元力的冲击洗刷了上面的记号。他提上雷神之锤与安迷修擦身而过,在骑士耳边炸响一声坏笑,“好久不见啊安迷修,你又欠我一条命了,想想怎么还?”
“那就再战一场吧,恶党。”安迷修亦回以一笑,躬身举起久违的冷热流拦在胸前,站在雷狮背后。


大战在即。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