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他/她们的堕落与自愿赎罪

(一)

本章出没:比较含蓄的雷安凯莱和十分含蓄的瑞金不打瑞金tag了…
想看他们开开心心谈恋爱发狗粮的朋友们对不住了,我不怎么写那样的文
自割腿肉…文笔渣 希望大家可以提一些建议但是请别太重比如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啦垃圾啦别写了啦之类的…

前文:http://23432343.lofter.com/post/1dc0cb51_10b065c9

以下是正文含一点预告已有内容:

你有些不安,密集的人潮在你右侧流淌,而往左就是湍急的红色大河。

河为什么是红色的?

你宛若大梦初醒的孩童,渐渐意识到“梦境”的不合理之处。同样奇怪的还有太阳,或者说,那里本来应该是太阳。
你抬起头,天空大概是用玫红色丝绸打的底,原本太阳的位置,被一只金边怀表代替,深红色的表盘显得荒唐而诡异。就像进到了童话世界一样,你不寒而栗。
“我们叫它「创世神的怀表」。”
你被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黑发女孩叼着一根棒棒糖,趴在一艘独木舟的边缘,不知何时出现在空荡荡的河面上。她的唇角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对你说:“我来接你了,莱娜。”



你坐在小舟上,略显拘束。凯莉倒是一点也不在意。
“本小姐叫凯莉,你也可以叫我星月魔女。”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哼,在这个世界上估计除了那个叫「创世神」的老头子谁也不知道。即使是本小姐,有些事也没法看透。”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让我想想——这个嘛…”魔女探起身子,伸出食指点在你的心口上,“只有你才知道。”
你皱着眉默默离远了些,女性的直觉告诉你这不是你该招惹的人物。凯莉显然发觉了你的行为,发出一声自得的轻哼。
“去哪?你猜猜看?呵,不逗你了,我们去找格瑞。去找「指路人」。他们是这个世界的移动路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宿,「指路人」看得见我们的目的地。当然前提是你到达终点附近时也在他们视线范围内。”
“不用着急…看,我们到了。”



小舟慢吞吞停靠在木桥边。港口空无一人,天空中盘旋着秃鹰,这片大陆上唯二的其中一种鸟类。
“走吧。”魔女自顾自向前离去,你需要小跑才能跟上她的步伐。很久以后你才发觉其实凯莉已经有照顾你了,毕竟她若是唤出星月刃代步,你连她的背影都看不见。

“喂,格瑞,本小姐把人带过来啦——”
你们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小木屋,四周是结冰的湖面。

“嗯。”白发男子随意的抬起头确认来人的身份,很快又把视线移回房间里的箱子上。

“唉~☆真是冷淡啊。”凯莉吐吐舌,粉红的舌尖粘着棒棒糖脱落的紫色。
“为什么把她带回来?”白头巾少年清脆的童声扬起勾人的尾音,“啧,好弱。带着这~样的弱者,会拖累所有人吧。”漂亮的狮子露出他尖尖的虎牙。和这时候的雷狮相比,被他攥在手上的冰蓝色的利剑倒更温柔几分。
你不满的涨红了脸,试图出声反驳,但是思维在大脑中转了一圈,并没有任何可以说服人的词句,甚至你自己都要倒戈了。你确实是个普通人,顶多身法好些,但显然还不够拔尖。不甘心的情绪在你的胃里翻涌。
“雷狮。”格瑞微微侧目,冰冷的视线予以警告。
“是—是——”雷狮叹一口气,“第一条不能自相残杀第二是自保优先第三到达终点的人必须离开,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
“规则就是他说的那样,明天我们出发,记得躲开黑色的东西。”格瑞终于站起身,提上木箱走到房间的角落,“还有,不要动这个箱子。否则…”
格瑞没有说完,但刺骨的杀意从你的脚趾漫上天灵盖,你狠狠地点头,移向墙根把自己缩成一团。

壁炉里篝火不停打着小小的喷嚏。你睡不着,看向窗外却只见到漆黑一片。夜晚的凹凸世界是光的墓园。所有透出的光亮都会被黑夜拆分入腹。好消息是不用去担心敌人的偷袭,但坏消息也多了去,毕竟听格瑞的描述敌人可不仅仅是人。
凯莉小心的翼翼挪到你身边,“你才刚来,别看格瑞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其实就是个傲娇。”
“箱子里面有什么?”好奇心淹过你谨慎的河堤。
“呵呵,你算是问对人了。不去讲那个傻子商人,本小姐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箱子里呀,是一个人哦~☆”凯莉的眼睫毛扑闪扑闪,勾勒出魔女蛊惑人心的眼眸。
“人?!”你压低声线。
“是一个叫做「金」的孩子呢~据说啊…哎哎哎,护妻狂魔。”凯莉的声音突然减弱,变成吐槽式的嘟囔。你猜是格瑞飞了一个眼刀,一时间感到芒刺在背。好奇心没出息的退下去,警惕终于露了出来。
“嘛,大概就是这样咯。格瑞负责找到我们的路,没准哪一天就能发现他自己的。不过这可真是奇怪啊…”魔女微凉的手抚上你的面颊,“你明明不该是他负责的人才对。那个奸商跟格瑞达成了什么协议?”
“「指路人」只需要带领神交给他的人,当然他们愿意的话也可以多带。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上至苍天下至黄泉无所不知的凯莉小姐我,也只知道是鬼狐把你送了过来。”
你攥紧拳头,仿佛这样就能抵御内心的严寒。
“算啦,「指路人」之间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现在,是晚安时间咯~☆”魔女打了一个哈欠,慢悠悠地爬上星月刃。

看见你安分的蜷缩起来呼吸逐渐平稳,凯莉把头靠在窗沿上,低沉的声线穿到室外。
“本小姐很少看不透你。这次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欠她的。”鬼狐背靠腐朽的木质围墙,随手向后丢了一样东西,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闪着银色的微光。“把这个给她吧。”



一夜平安,
一夜未眠。

你顶着大大的黑眼圈跟在队伍后面,默不作声。就像是从地下被召唤出的亡灵,你现在无所适从。直觉告诉你这不是你归属的地方。
地上黑褐色泥土的纹路如蛇一般蜿蜒曲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流动。四周是高耸入云的森林,树干呈现出雪花状的苍白色。从叶片的间隙中瞻仰,天幕像铺满鲜血的画布。怀表的底盘变成了金色。九点整…你尝试着读出了上面显示的时间。
“别看了,那表不准。”雷狮把玩着剑,“有时我们对比战斗前后发现它根本没动,有时一眨眼它就移了七八个小时。天知道那是什么。”
他把剑身对准空中的怀表,剑晕开柔和的,如同蓝色绣球花一般纯粹的光晕。



“所有人趴下!”你听到格瑞冷静的呼喊,身体下意识的前倾。呼啸声从你的发尾俯冲而过,如同一只灵巧而强健的雀。
你看见了紫色的闪电开始在雷狮身边凝聚,他脸上写满自信与无畏。剑被他收入身后的背囊,闪烁着若有若无的光芒。雷狮弯下腰压低重心,长长的头巾在身后飘扬。

他仿佛不是背着一柄剑,而是背对一个人。

那个人本应在这里与他并肩作战,两人掀起的烟尘会遮天蔽日,紫色的闪电应该与蓝色和明黄交织,桀骜的国王与固执的骑士在棋盘上擦肩而过,织成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但现在的你只是隐约能意识到,有什么不见了。

短暂的走神后,魔女漫不经心的提示拉回了你的神智。

最前方格瑞反手拎住烈斩,巨剑之上,翠绿色的光晕散开来,与地上的箱子发出轻快的共鸣。那是什么?我们对抗的又是什么?危机感在你的大脑中炸裂,神经末梢微小的生物电流蹿下脊柱,你的小腿开始生理性颤抖,全身禁不住一个哆嗦。你深吸一口气,摆出防御的姿态,环顾四周。


变故陡生。


“唔!!!”瞬息之间,黑色的残影覆盖住你的口鼻,蛮横的拉力作用于脖颈,你丧失了对重心的主导权,开始下意识地奋力挣扎。
“欺软怕硬。”雷狮发出一声不屑的鼻音,雷电在你身后轰鸣,截断了「它」的后路。
它等不及了,一丝冷风撩开你的耳畔的鬓发。
“莱娜——接着!”你听到凯莉的叫喊破空而至,手上突然多了一份重量,尚还来不及思考,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你反手将手上的东西刺向后方。周围的时间仿佛停滞了一瞬。

然后便是生肉撕裂的噗嗤声。

“哟~☆你还好吗?”魔女欢快的挥挥手,星月刃飘回她身边,“你还算幸运,星月刃可不会随便去救人。”

“那究竟是什么?”你听到自己的声音里还混杂着劫后余生的惊恐与慨叹。

“哦,那个啊☆是恶念,由那些行尸走肉生产出来的东西。”凯莉从老骨头里掏出一根新的糖果,开始咀嚼。“还有,干的漂亮。本小姐还以为你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没事谈谈恋爱,逛逛商场的那种。刚才的动作不是挺快嘛。”
快?你感到困惑。你分明感觉的到,自己的关节当时被狠狠地压制,反击自然是生硬,生涩,作用微乎其微的。
这么说来…你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众人展开一场围剿。
“雷狮,麻烦左翼开路。我和凯莉去找核心。”
“没有人能对我发号施令。不过,我暂时认同你的战术。”
雷神之锤掀起方圆几十米的波涛,埋伏在地底的黑色生物甚至没能发出痛苦的嘶嚎。闪电,这个人类穷尽十几个世纪去征服的自然之力在他手中乖顺的像一只绵羊。他是至高无上的国王,站在尸骸之上俯视苍生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他的本职之一。
“嘛,果然比起这种地图炮,我还是更喜欢肉搏多一些。”
少年矫健的身躯一闪而过,冲向翻涌的黑色火海。他把锤子抡向所有挡在身前的东西,脸上的笑容露出一丝病态。
被激怒的怪物发起了突袭。黑色的荆棘眨眼间破土而出,雷狮左臂的衣物破开一道十厘米的开口,周围沾染上一圈血色。
“我靠安迷修你在干什…”后面的话语被他硬生生吞了下去,你没法听清。

生猛的怪物突然停止了动作,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般接二连三散作黑色的粉尘。
“成功了。”格瑞和凯莉突出怪物的包围圈向你们走来。

咦?什么时候把箱子带上的?你盯着箱子刚想问出口,猛然发觉箱子的边缘沾染着黑色的流体物质。那种黑色“油漆”还在从箱子中汩汩冒出,滴落在疮痍一片的土地上,旋转,发散,在半分钟内形成一朵奇诡的结晶。

直觉再次告诉你不要去问,鉴于你的直觉曾经帮你避免不少麻烦事,你决定再次听从它的指示。
“那把匕首不是普通的武器。”格·万年冰山·瑞低下头望着你。“它拥有停滞时间的力量,虽然只有一秒,但也足以致命。”
“喂——那边的…额…”
你回过头,没好气的顶回去。“喂什么呢,我有名字,我叫莱娜!”
“保护好你的东西。那个就跟身份证一样它在人在。别拖后腿。不然就像那个傻逼骑士,啧啧连剑都能丢不知道有多心大…”

雷狮的话语戛然而止,他紫色的眼睛里溢满你猜不透的情绪。然后这个有故事的孩子选择独自一人跑去吹风了。



格瑞在你身边坐下来,左手捧着那个沉重的木箱,右手取出一块白色的帕子,像是擦拭婚姻钻戒的剖面一般仔细清理箱子上的污渍。

你率先打破了沉默。
“这把匕首…好熟悉啊。”你的指尖顺着短刃的纹路,划出流畅的线条。

“我看不见你的路,莱娜。但是你会知道的。祝你好运。”

任你再怎么纠缠,格瑞也没有透露任何的消息了。你只好认命的跟在大家身后,前往下一个地点。
“我们这是在去哪?”
“童话湾。”

Tbc
下章见卡米尔_(___°π°œ)_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