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凯莱〗你好,人偶小姐(上)

魔女凯×人偶莱
带动漫人设瑞×特技演员(虽然也可以当原设看因为要符合世界观所以有了这个设定…)金
尽管有设定但是设定存在感不算强…那啥…这篇比较剧情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下去…但我确实花了心血的,若不喜请不喷 凯佬戏份较多
具体设定 ↓私设如山 放心没有鬼凯鬼莱(我习惯她们专一一点。)但鬼狐并非讨厌莱娜或者觉得她不重要 还有我算是原著党?剧情线还算明确吧 鬼狐洗四分之一白?

世界观及人物简介
创世神(国王)创造了王国,并且不允许别人踏进凹凸城堡一步。民间谣传他住在凹凸城堡里,事实上这个从没被证实过。还有人说国王有一把神奇的钥匙,可以打开所有的宝箱。但也没有人见过这把所谓的钥匙。

凯:隶属人偶师世家但是成为了一名魔女 能力是制造幻象和配置魔药 魔力的介质是星月刃
鬼狐:人偶师,凯莉的“哥哥” 创立了「鬼天盟马戏团」并为首领
莱:家族最出色的人偶,最初由鬼狐制造,任务是保护鬼狐 能力是麻醉匕首和清除记忆 同加入鬼天盟
瑞:国家第二(近战)魔术(法?)师,金的发小
金: 杂技演员为了大赛加入鬼天盟成为特技担当
秋:金的姐姐,消失已久是一个bug(不剧透∠( ᐛ ∠)
紫堂幻:鬼天盟驯兽师,实力极不稳定(就…打了下酱油友情客串)
国王:创世神
获的胜利的方式:
声望越高越有可能获胜 自己举办活动/表演/竞技获参与别人的以上行为都可以得到声望值(不知道有什么用就是让世界观更科学吧…虽然依旧很扯淡)

「国王的旨意1:为评选出王国神使,国王将于三日后举办全国性赛事●凹凸大赛✦。赢得大赛者将获得国王的恩赐。以下是参赛注意事项…
一,所有因参加大赛身亡的公民国家将不予赔偿,国王向家属表达最深切的歉意
二,皇家对大赛规则拥有最高解释权,任何参赛者不得反抗
三,大赛将进行七日,祝您好运 ★ 」


“凯莉…凯莉…我最最亲爱的女儿…”满面皱纹的女人一手拽着女孩的衣袖,几乎把脆弱的布料撕碎。她披头散发的跪坐在地上,双眼空洞无神,鲜红的指甲死死抠进腐朽的木质地板。房间狭小而脏乱,窗外是疯狂的暴风雪,雪花似乎下定了决心要收割几个不走运的流浪者的生命。清冷的壁炉里只剩下一堆漆黑的残料。
“妈妈只有你了…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就是为了这一刻!大赛…凹凸大赛,你一定要去参加,去参加啊!有了国王的恩赐,我什么夺不回来…你听到了吗!”

女人猛然间仰起头,浓烈的戾气如同壁炉里苟延残喘的火星一般迸发,“你怎么不说话啊!!!”她抬手就是一巴掌,奇怪的是房间里只有手掌划过空气的呼声,但女人明显注意不到了,她只见女孩白净的脸蛋上多出一个红色的巴掌印,而自己的脖子仿佛被扼住,她躺倒在地上狼狈的喘息着,像在一条干涸的土地上里的窒息的鱼,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可怜的女人。”从始至终都坐在沙发上的人摇摇头,顺手取出一根新的棒棒糖,“果然樱桃味的东西好难吃。”凯莉吐了吐舌头,挥挥手把女人眼前的幻象撤了。
“喂,本小姐可从来没有被你‘拉扯大’过。这几年离了我那个[父亲大人]后,食物是我找的,钱是我赚的,你只是负责同意本小姐出门干活而已吧。利用[魔女]的能力。”
“凯莉…你竟敢!”
“嘛,不过,那个大赛本小姐倒是有点兴趣。哎呀,都这个点了~☆是时候说再见了。本小姐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凯莉唤出星月刃,翻身一跃,“拜拜☆”
“凯莉!!!!”凄惨的尖叫穿透屋顶,很快泯灭在呼啸的北风中。

“…父亲大人。”
“嗯,鬼狐,你知道怎么办吧。”
“是。”
“别这么着急…”
“父亲?”
“放手去做吧。鬼狐。莱娜会协助你的。”
“什么…?可是…我不需…”
“鬼狐!”嘶哑的声线陡然变得凌厉,像是老旧的留声机发出刺耳的刮碟声。
“我知道了…”鬼狐低下头,默默退出阴暗的房间,看向阴影处穿着白兜帽的人偶,“莱娜…”
“没关系,我知道的。那位大人不会让我自由的。”莱娜苦笑一下,拉低自己的帽檐“鬼狐大人,您千万不可因为我而与那大人冲突。我不值得您这么做。”
“我们都是一样的。莱娜。一样的——”鬼狐沉默了。两人一起望着窗外的白雪,发出一声长叹。

莱娜独自回到冰冷的工具房,她的关节因为寒气而吱吱作响。尽管感觉不到温度,她还是抱着自己的膝盖躲在墙角,像一个受冻的小女孩一般。但她心里知道,她的指尖现在大概就跟外边的冰雪一样冷,心脏也一样。莱娜尝试着哈出一口白雾,可是身为人偶她连生命最简单的呼吸都做不到,只能徒劳的分开双唇,像在发出无声的呐喊。她的制作者告诉她“莱娜,当有一天你的心脏变得和我一样火热时,你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不过…成为一个人的话…就可以获得自由了吗?说实话莱娜并不觉得现在有什么不好,但她还是希望自己的意志能再坚定一些。这样或许鬼狐大人就不用总是担心她了。

——————时间分割线—————


[国王的旨意2:所有参赛选手请注意,今夜为报名截止日期,因此国王盛情邀请所有参赛者参加『国王的晚宴』。
温馨提示,今夜所有事件王国概不负责,请各位参赛者自备邀请函。祝您晚宴愉快。 ★]

“呼呼,终于找到了。”金发的少年大喘一口气,双手撑着膝盖站在城堡入口,“差一点差一点,报名在哪里呢…”“金?”白发少年诧异地回头“你怎么来了?”
“哦,格瑞?咯咯咯咯咯…瑞!”金像一只大型金毛犬一样扑上来,一把搂住幼驯染的脖子,“嘿嘿,我来找姐姐,还有你!姐姐说过,她要来参加国王的比赛!然后…我再也没见到她过。嗯…感觉这次大赛很有趣的样子!”金挠挠头,吐舌。
“你…唉…凹凸大赛可不是什么能随便来玩玩的地方。”
“我知道的!格瑞,我很强的哟!姐姐说过在王国我的杂技可是数一数二的!看,我拿到邀请函了!”
金献宝似的伸出鎏金的信封,格瑞本来只是想瞥了一眼,定睛一看突然意识到不对。确实,王国顶尖的技术人员和贵族都会收到请帖,但是金的这一张显然不一样。以纸面和金粉为底,整张信封被黑色和红色的几何图案点缀,仔细看火印的上方还有一个芝麻大小的金字。但是像自己的请函,是烈斩的翠绿色,没有署名和落款,没有多余的装饰,赤裸裸的提示者这场大赛会多残酷。

另一边,凯莉舔舐着她干燥的嘴唇,看了一眼手上粉色的信封。“哼,不就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吗。只有贵族和巨匠才能拿到的请函,平民要是想参赛就只能抢,哪有傻子会把请函拱手让的。说白了就是王国想给墓地的幽灵找几个伴儿。但真是遗憾啊,本小姐可不会坐以待毙。”她冷笑着把信封塞进老骨头的牙缝,星月刃一甩,四周虎视眈眈的人们瞬间失去了强截的目标,“该死的!”几个人咒骂着,不情不愿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但是一声闷哼突然响起,然后是接二连三的倒地声。“什…什么人!”为首的绿头发青年大腿发颤,刚转身——一双玻璃蓝的眼睛出现在他面前,魔女的嘴角微翘,仿佛在宣读冥界的审判。“想阴我凯莉大小姐,你们还早了几万年呢!”刀疤头应声倒地,陷入了连环的噩梦。“好了,杂鱼解决了,就该去找猎物了~☆”凯莉笑着咬碎嘴里的糖果,不紧不慢的飞向城堡。“唔,苹果味也不怎么样啊…”


“金,你这张请帖是哪来的?”格瑞严肃起来,拽住金的手腕。
“啊…?就是…姐姐留给我的…三年前她参加比赛的第六天,邮差先生放在我家门口的。那时候你也在啊。但是你天天出去刷怪,我都没时间和你说…”
“秋…?…金,这张信封保管好,千万不要丢,也不要被人看到。知道了吗?拿到请函就意味着你报名了,参加晚会意味着确定参赛。剩下的,你自己看吧。”格瑞扛起魔术师的道具[烈斩],头也不回的走向楼梯。金和自己在一起只会成为众矢之的,虽然被称作「所见皆可斩」的他足够强,格瑞也不确保自己能在众人的野心下护他无恙。所以,单独行动是最好的选择。那个笨蛋肯定又在纠结自己不和他一起了。算了,如果一切真的结束了,和他一起回登格鲁区也不错,所以…
“不要跟着我。”

“什么啊…真冷淡啊。”
金丧气的垂下头,立刻又振作起来。不行!自己可是来找姐姐的!虽然不想再被人抛下一次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但是现在泄气就什么也做不成了!
“凹凸大赛!我来啦!”金一鼓作气冲张未知的城堡。在这一刻,世界的命运终于朝着偏离轨道的方向开始延伸了…

晚宴会厅就设置在古堡的侧翼,石壁上烛火摇曳,人影纷杂,舞曲在空旷的城堡中回荡,晚宴犹如濒死之人最后一场狂欢。
“好久不见啊,我亲爱的哥~哥☆父亲想必给你布置了不少任务吧。”凯莉勾出一个完美的微笑:),晃着手里的糖果,脚下踩着10厘米的红色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向鬼狐。她身着黑色的露肩晚礼裙,膝盖前是两层黑色的纱质蕾丝花边,身后的裙尾在光滑如瓷器的石砖上蜿蜒,就像流星拖着一条小尾巴。指甲是和头饰一般鲜丽的粉紫色,哪怕光从颜值来看[星月魔女]这个称号她当之无愧。
“好久不见,星月魔女。果然身为王国唯一一位清醒的魔女,你也被邀请了吧。”鬼狐脸上覆着白色的面具,红色的酒水在他手上的玻璃杯摇曳。“这是莱娜。”鬼狐指向身后。
“凯莉小姐你好。”人偶乖巧的鞠躬,她看起来像个听话的瓷娃娃。但凯莉知道能被派来保护鬼狐的人绝不可能有那么简单。
凯莉习惯性眯眼,莱娜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记忆像是清冷冬日的暖阳一般的存在。但她实在记不起来。离开本家时,她稍微费了一番功夫才摆脱了那群丧心病狂的人偶师,其间很多细节都被她遗忘了。

“哟,你好啊莱娜。”凯莉双手抱在胸前,礼貌地打了个招呼。谁料人偶突然慌乱起来,惊慌失措的摆摆手说:“我仅仅是一介人偶,不需要小姐的问候的。”凯莉挑起秀丽的眉毛,“那又如何,你有自己的思想不是吗,你和那些僵尸傀儡又不一样。好了小姑娘,本小姐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凯莉右手的指尖撩起她乌黑的头发,转身走向另一堆人。
莱娜楞楞的站在原地,这是她第二次从鬼狐以外的人口中的得到肯定,对于她「存在」的肯定。莱娜苍白的指尖点上自己的左边胸腔,那里似乎有什么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深究。但她暗暗告诫自己,“可不能和凯莉小姐走太近。鬼狐大人的计划不可以被打乱。不可以…走太近…”但是…真想再见一面啊,承认她自由的灵魂的人。

“莱娜,我可不记得我或者父亲有跟你提过「星月魔女」的名字。”鬼狐双手十指相扣,抵住他的下颚。莱娜欲言又止,两个人都默契的不再说话。


——————分割线∠( ᐛ 」∠)_——

[国王的旨意3:确认参加大赛的参赛者不许退出,违法者将遭到神明的惩罚,祝您好运。 ★]

凯莉以为,她那个奇葩父亲会派一个顺从的傀儡过来助鬼狐一臂之力。但人偶莱娜显然拥有自我思考的能力。她听说过莱娜的存在,作为「自由人偶」的少女。自由…哼,凯莉想,真讽刺啊。思绪触及莱娜时,凯莉突然有些混沌,莱娜受宠若惊而闪耀的双眸不时浮现在她眼前,凯莉晃晃脑袋。
啧,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有些不满,想集中注意力,最终却以失败告终。最后她索性不在理会纷繁的思绪,任自己徜徉在迷茫的海洋中。

镜头转到鬼狐这边。
“紫堂幻,发挥不稳定的驯兽师吗,嗯,你合格了。欢迎来到鬼天盟。”鬼狐身穿黑色兜帽长袍,戴着白色手套,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她脸上的面具定格一个可怖的微笑,看起来就像是死神的安抚,紫堂幻吞了一口唾沫,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坚定的把手搭上了鬼狐的手心。“谢谢,我会多加努力的。”“紫堂!你…”金攥紧双拳,不甘心的挽留好友。

紫堂的镜片在适当的光影中反射一片白光,让金无法对上他的眼睛,也无法猜透他在想什么。

“对不起,金,我实在是受够了。你很强,比任何人都强,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所以你无所畏惧。但我不一样。家族的废物,失败的召唤师,我太需要一个家了。鬼天盟就是我最好的选择,如果你执意阻拦我,那么抱歉…”紫堂幻转过身,走向白色的鬼天盟马戏帐篷。
“我们以后就是敌人了。”
听到这句话,金异常的冷静下来了,“谁说我们以后会是敌人的!”说完转身在桌子上狠狠一拍,“我要加入鬼天盟!”
“哦?”鬼狐在面具下笑的越发高深莫测,“当然,鬼天盟欢迎你,王国第一特技表演者,金。”
紫堂幻原本刚刚展露的微笑瞬间僵硬,金板着脸,拉住紫堂幻的手臂向前走,很快就把鬼狐落在后边。
鬼狐确定两人的离开后,对身后的黑衣人说,“这次是我失算了,紫堂幻确实如你所说,是个关键人物。”“呵,难得堂堂鬼狐大人也会失算啊,你啊,就是不把这些人当人看,亏他们还把你当救世主似的。”“不是我不想,是我不能。”鬼狐的眼神微微暗淡,苦笑一声,“这些人如同被进屠宰场前的动物,要是伺养者把他们当宠物一般上心,最后杀死他们只会让自己更痛苦。所以一开始就不能放肆情感…绝对不能。”鬼狐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的话语反而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真是狼狈啊。鬼狐,第一传销组织鬼天盟马戏团的首领竟然身不由己。”
“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啊。凯莉。”
“哼☆,你说,要是本小姐把王国最高傀儡术的学习代价就是自己会变成人偶这件事说出去,会有怎么样有趣的事情发生呢?”
鬼狐脱下自己的手套,映入眼帘的是僵硬的,瓷器一般的手。他没有理会凯莉的调侃。
“怎么样,证实了紫堂幻的作用你也应该相信本小姐了吧。”凯莉继续说道。
“的确紫堂幻把金拉到了鬼天盟的阵营,鬼天盟也可以间接得到格瑞的力量,但我还是不赞同你的想法,凯莉。通过紫堂幻引出秘钥成功率太低,我讨厌不确定的事物。”鬼狐把手蜷起来,像是试图握住什么东西。
“但你也没什么可以失去了不是吗,为什么不赌一把~☆”凯莉慢悠悠的靠近鬼狐,她胜券在握。
鬼狐思考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沉重的点点头。
“…那么,协议达成☆”魔女的身影消失在空气中。另一道声线传来。
“鬼狐大人?刚刚有谁在这里吗?”莱娜从后方走来,手上抱着厚厚一沓资料。
“没什么,辛苦你了莱娜。”鬼狐重新带上手套,接过资料。莱娜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来。
“鬼狐大人,我们一定会和凯莉小姐成为对手吗?”莱娜咬住下唇。凯莉小姐…我真想和鬼狐大人一样,能和你说好久不见啊。明明是我自己的选择,明明是我让你忘记了我,但为什么…我会那么痛苦啊。
“为什么这么问?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凯莉会是我们最大的障碍。”鬼狐感受到莱娜的低落,他咬紧牙关。对不起,莱娜,有些事情暂时还不能让你知道。

在城堡的地下室里,格瑞闭上眼,整理了一下石板的记忆,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新发现,但他听到了一些奇怪的词汇:「宝箱」「钥匙」「守护者」和「回收」。他潜意识里认识到这些东西非常重要,却又无从下手。但是接下来和鬼狐的交流让他更加不爽。
“金加入了鬼天盟?”格瑞瞳孔微缩,毫不犹豫的举起烈斩抵上鬼狐的脖子。“让他离开。”
“我可没有逼他,格瑞大人,您怎么不自己去说?”鬼狐计算着时间,还差一点,如果要完成计划,烈斩的力量必不可少。
“我再说一遍,让他离开。否则,我不介意替鬼天盟换一届首领。”格瑞露出一丝杀意,他很担心金,可是在这种时候还不适宜招惹鬼天盟。
鬼狐双手平举,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格瑞大人,您还是担心下自己比较好。我刚刚把您的坐标发给了可爱的九岁小朋友,想必他正在赶来的路上了。”
格瑞凝视着鬼狐完美的面具,判断出他没有说谎。最终他撤下烈斩,身形微倾,离开了鬼天盟。


——————还是分割线—————

「国王的旨意4:今日为大赛截止日期,请各位参赛选手抓紧时间,国王将于12时宣读获胜者的名单并予以奖励。祝您好运 ★」


终于开始了,凯莉想,最后的大屠杀。
比赛结束的比想象还要快,但是这短短一小时里发生的事比前面六天零二十一小时合起来还要多。
大事件时间表
23:00鬼天盟最先发起进攻。
23:11前一百名中三人因鬼天盟被回收 共三十三人在自相残杀,截止至此三十人被回收
23:25鬼天盟成功回收第四个前百
23:32大赛剩余一百七十八人
23:35格瑞与金相遇

鬼天盟众人把格瑞四周围堵得水泄不通。格瑞凭借出色的格斗技巧几乎突出重围。但是当他向后扫腿时,后方的白衣人瞬间拉出一个黄色的箭头,轻巧一跃躲开了他的攻击。“好险好险,咿?我竟然能用矢量箭头了?还有刚刚那个熟悉的腿…”
“格瑞?”金歪了歪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金?啧,离开那里!”格瑞一把推开金,莱娜的匕首瞬间穿刺他的腹部。“咳…”“格瑞!格瑞!”金试图抱住他,却被鬼天盟众人死死扣押。
“真是抱歉了金,接下来,还要请你们欣赏最后的好戏呢。”鬼狐取来莱娜的匕首,把上面格瑞的血液滴进玻璃小瓶子中。
莱娜在一旁目睹正个时间,她没有出声,因为她没有这个资格,她的存在,只是因为她是鬼狐的助手。她就该安安静静当个正常的人偶。但是某位凯大小姐显然不这么想。一双手出其不意的掀掉莱娜脸上的面具,“哎?”莱娜惊讶的回头,凯莉涂着亮紫色指甲油的指头在她脸上抹了一把,“你还是这样好看一点。”沐浴在纯净的月光中,星月魔女笑的蛊惑人心。“凯莉小姐?”莱娜悄声问到。
“放心吧,本小姐不会让你为难的。安心帮助你的鬼狐大人吧,但是~☆可不能死了哟。”凯莉叼着棒棒糖,身影渐渐淹没在夜幕中。
“怎么可能不为难啊…凯莉小姐。”莱娜望着凯莉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本来…我就…但是那位大人让我帮助鬼狐大人,我不能违抗。凯莉小姐…一定要平安啊。”

地点:城堡后花园寒冰湖
时间:23:40
在厚厚的冰面上,鬼狐把格瑞的血液倒进一个冰洞,整个寒冰湖突然产生巨大的震响。一把“烈斩”悄无声息的浮上水面。
“啊啊啊!!!”一阵尖叫突然响彻宽阔的湖面,鬼天盟的白衣人接二连三跪在地上,四肢开始抽搐。“鬼狐!我们那么信任你,你竟然!”鬼狐只是回以凄惨一笑,元力不受他控制的涌向自身,他现在就是一枚元力的容器。他拿起绿色的重剑,摊开手掌,“金,你还不知道吧,所谓声望就是一个幌子,格瑞的父母是城堡秘钥的守护者,烈斩是接下来的关键。有了它,我就能打开城堡塔尖的那扇门,据说,打开它的人不会成为神使,但是…”
“他会成为真正的神。”凯莉接话道。她哼着小调,星月刃悬浮在鬼狐上方。“不过嘛,没能守护秘钥的守护者,会怎么样呢?☆”
“什么!格瑞,你现在怎么样!”金猛的一闪,竟然挣脱了白衣人的束缚,他面前格瑞的身体微微发颤,逐渐变得透明起来。“金…答应我,活下去…”“说什么傻瓜话!你也一样…姐姐也一样…最后都要抛下我一个人…我绝不…绝不想再失去你了!格瑞——由我来守护!”黑色的元力争先恐后的涌出金的身体,他灿烂的蓝色眼瞳中黑雾弥漫,金色的,柔软的头发成了沧桑的白色,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箭头朝鬼狐扑去。

“要死了啊…”鬼狐突然有些感慨。他很有自知之明: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慈悲心肠的人。而这一次竟然要做一个救世主,真是可笑啊。就是对不起鬼天盟的众人了。他们估计在地下也要把他骂个千百遍吧。
从他得到这门技艺起,他就得到过神明的警告。在他制作出最得意的作品的那一刻,他将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太过于渴望成就了。就像赶上旱季的沙丘狐,他所有的谋略都抵不过人类井口剩下的一捧水。他以为自己会死,但是死亡有什么可怕呢。当他制造出莱娜的那一刻,他觉得死无遗憾。可是神明的恶趣味比他的想象糟糕得多。
神对他说:成为玩具吧。
于是他变成了人偶,死亡逐渐与他无缘,他成了神明操纵的提线人偶,一个没有自由的傀儡。
那一天,凯莉突然对他说,她有办法打破这种局面。“那个叫金的笨蛋可不是普通人,本小姐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丝世界本源的力量。但事先说好,要是你想把那个笨蛋害死的话,本小姐的星月刃好久没有见血了呢。哎呀,我差点忘了你连血都没有咯☆”
他鬼狐从来都是控制人心的高手,何时轮到神明对他指手画脚!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倒不如…
于是他们联手把金引过来,确定格瑞不会立即死亡,并希望能开发金最大的潜力。

结束了…鬼狐张开双臂,准备迎接久违的死亡。但是,只听碰的一声——黑色的箭头硬生生绕了一个弯,打碎了假冒烈斩,却没伤鬼狐一分。鬼狐直愣愣的看着恢复正常的金,“你…”
“你们…还真当我是笨蛋啊!”晶莹的泪珠划过金的脸颊,“鬼狐天冲,你那么明显的想送死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还有凯莉,这种计划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顺带一题,之前在鬼天盟时我心血来潮想探一次险,一不小心把你的计划书读了一遍。不过,伤了格瑞这件事,我还不能轻易放过你!”金气冲冲的走向鬼狐,果断对鬼狐使用了过肩摔。“好啦,现在我们两清了,去塔尖上看看吧。”鬼狐目瞪口呆的躺在地上,少年逆光站在他身边,他隐约看得见少年热血的傻笑。“我还是小瞧了你啊,金…”鬼狐自顾自笑起来,把手搭在眼睛上。“去让一切都结束吧。

但是,违抗神明的人,怎么可能不受到惩罚。凌厉的破空声突兀的响起,然后是陶器碎裂的脆响。“鬼狐大人,我不会让您受伤的。”

如同宿命的轮回,如同四季的更迭,莱娜脆弱的生命还是随着神的旨意陨落了。“不!——”凯莉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惊慌的从星月刃上跳下来,不顾一切跑到莱娜身边,“你怎么这么傻,你答应过我的,你会活下去的!”

“真是抱歉啊,凯莉小姐,这是我第二次违反诺言了呢,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呀…凯莉小姐,我我喜欢…”莱娜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但下一刻,她的眼睛失去了高光,她抚在凯莉面庞上的手无声滑落。“不要啊——!鬼狐,你能修好她的对吧!她是你的人偶啊!”
鬼狐怔怔的望着凯莉,动了动嘴唇,对凯莉说:“不…她是你的人偶。”
“本小姐的?你在说什么…唔!”凯莉一手捂住额头,闪着金黄的记忆碎片一点一点浮现:
“莱娜!莱娜你在哪!”
“凯莉小姐?啊——我在厨房!”
“说了多少次了,你不用在本小姐的名字后面加敬称,你是我的朋友啊。”九岁的凯莉晃晃小脑袋,胖乎乎的小手努力去抓桌子上的糖果。
“可是…我只是一个人偶而已啊…”
“废话什么呢!本小姐说你是我的朋友你就是啦,我才不管你是不是人偶呢。莱娜,你有自己的思想不是吗?”
“嗯!嗯…那么以后我就是凯莉的朋友了?”
“就是这样,好了莱娜,我们去花园玩嘛。”
“不用叫鬼狐先生吗?”
“算啦,哥哥自从把你创造出来后就奇奇怪怪的,整天闷在房间里不出来。我们自己去呗。”

“呐,莱娜,你以后会一直陪着本小姐吗?”凯莉趴在窗台上,黄昏时分温暖的落日在她身边撒下余晖。

“会的,凯莉。我们是朋友啊。”

那是一段多么快乐的日子啊,好景不长…
“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小姑娘!都是魔女才给我们带来了厄运!”“逐出家门!赶走她!杀了她!我们就能恢复原来的荣耀了!还有那个生她的女人也一样,都是災厄!”
“啧,这些人可真是…”凯莉在一片火光中费力的奔跑,浓烟滚滚,她捂住口鼻,满头大汗。“咳咳咳…糟糕了,氧气…再出不去的话…”“凯莉!凯莉!”一个人影出现在楼梯口,义无反顾的冲进火海。“莱娜?!你为什么来了,快走啊,本小姐命令你离开!”“不用担心我的,凯莉,我会带你出去的。所以…睡吧…”年幼的魔女熟睡在人偶怀中,莱娜低头在凯莉的鼻尖上落下一个虔诚的吻。我才是给你们带来災厄的人啊…对不起,凯莉,忘了我吧…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莱娜…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凯莉哭得撕心裂肺。凯莉紧紧搂住莱娜残破的身躯,摇晃着站起身,“走吧,金,这笔账,我要亲自去算!”
鬼狐倒在地上,他感到自己的神智逐渐模糊。真是的…莱娜救下来的这条命终究保不住啊…鬼狐心想,明明自己之前还一心向死,那丫头又是何苦呢…大概这就起莱娜的人格魅力吧…弱小,而又坚强…凯莉,如果是由你来照顾莱娜,她会不会有一个更好的结局呢…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