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凯莱〗你好,人偶小姐

第一次写凯莱。。文笔不好 就是突然想写所以有些ooc 请见谅_(___°π°œ)_ 微瑞金
私设有 凯莉—星月魔女天赋技能:听见排名低于自己的人或者是由魔女亲眼见证死亡的人的一生最真心的一句话(是不是看见了结局)
被魔女爱上的人被称为「月亮」
成为神使后会失去大赛的记忆

凯莉在大赛中第一次遇见自己那个隶属传销组织的「哥哥」,就发现了他身边黑头发的少女。那时鬼天盟正在招人,鬼狐坐在长长的桌子前,笑的像个神棍。别问她怎么从面具上看出鬼狐的心思的。:)在他身后的少女身着鬼天盟标准制服白兜帽,整个人绷得像是弓上的弦,小心翼翼的待在一旁。啧,看上去像是个好猎物,竟然被鬼狐抢先了。凯莉不满的用牙尖磨了磨棒棒糖。
不得不说两兄妹的爱好一模一样:让懵懂无的新人落入狐狸狡诈的陷阱还不自知,心甘情愿把自己的脑子洗的跟大天使长的袍子一样白,然后一点一点的失去价值。最后被抛弃,被遗忘,被漫长的时光吞噬殆尽。
她搭着星月刃不紧不慢地飘过鬼狐身边,准确无误的在跟鬼狐擦肩而过时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气哼,顺便勾起一个星月魔女式微笑:)。不料身边的少女瞬间成了点燃的炮竹:“你竟敢对鬼狐大人不敬!快为你的行为道歉!”

“……哦?”

凯莉瞬间来了兴趣,“道歉?”
少女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鬼狐大人可是我们的领袖!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如果不是鬼狐大人…”
凯莉不耐烦地挥挥手:“那是你们又不是本小姐,如果你是想和我宣传你们的鬼天盟可不必麻烦你。那么,后会有期了小姑娘。”
“等一下!如果你再敢对鬼狐大人不敬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好了莱娜,不用跟她计较。”鬼狐把手拦在两人中间,摆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星月刃的在地图上摇摆,不一会凯莉就回到了暂居地。“呵,真是天真的心里话呀,我都要替你心疼了,连鬼狐这种人也能信。”凯莉向后一仰头,懒散地舒展着四肢。今天她有所停留就是因为少女心里的一句话,一般来讲她听到的真心话都是什么“对不起”“我爱你”“再见”之类的,烂俗又可怜,让人恶心。要是这世界容得下弱者要大赛来干啥,凯莉转着手中的棒棒糖想道。还用“您”这么傻白甜的称呼…可怜了一个花季少女咯。她坐在沙发上,仔细倾听,寂静的房间里依旧只有自己的心跳。啧,果然魔女听不到自己的心声吗。她不再多想,把自己抛进睡眠。

两个人的再一次相遇颇具火药味。鬼天盟惯用人海技术,一群白衣人摸清楚凯莉的位置后一鼓作气围了上来,但是身为新人杀手·星月魔女·凯,突出重围对她来说宛若用星月刃割韭菜那么简单。鬼天盟的包围圈渐渐松散,凯莉大小姐习惯性发出一声胜利的轻哼。但是她还是小看了莱娜,又或许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白色的身影朝她扑过来时她的反射弧还处于待机状态。失重感猛然压迫她的心脏,女孩纤细的双手紧紧扣着她的腰。那是双瘦弱而轻盈的手臂,但凯莉发觉自己无法挣脱开来。这算是什么,凯莉有些郁闷,信仰之力?

从星月刃上掉下来后凯莉发现了另一个坏消息。
“滴滴!恭喜选手凯莉,莱娜,发现隐藏副本——魔女的墓地,通关将获得丰厚奖励,请多加努力哦~”系统狠狠地刷了一把存在感,最终一切归于沉寂。“Dam**!”凯莉皱起眉头,低声抱怨了一句,“莱娜是吧?看看,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凯莉透过面具瞥见莱娜银白色的双眸,她绝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被撩到了。莱娜默不作声,脱下自己裂开一条口子的面具,撑起自己的双臂从魔女身边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盯着地上的石块说:“就目前来看,凯莉小姐还是不要和我作对比较好。”
“哦呀?你心心念念的鬼狐大人不在就这么冷酷?本小姐还真是伤心啊~不如你跟我一起干怎么样?我保证…”凯莉说不下去了。莱娜闪着寒光的匕首抵住她的下颚,锋利的刀面倒映着莱娜冰冷的面具。“请不要试图侮辱鬼狐大人。我现在暂时不想与你打架,可别让这里真的成为魔女的墓地的。”莱娜顿了顿,“我没有来过这个副本,它听起来还和你有关。「星月魔女」。”
“关于这个,我发誓我一无所知。”凯莉耸耸肩,拆开一根棒棒糖包装。
莱娜犹豫了一下,伸出了手“暂时修战?”“不错的主意。”凯莉笑眯眯地把手搭了上去。
副本有好几关,两个人一起解决了大部分的怪物,确实赚了不少积分。最后两个人卡关了。那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亡灵,凯莉勉强能判断他的坐标,却没法有效攻击,“啧,麻烦。”她环顾四周,发觉莱娜也不见了。
十分钟悄然过去,一阵冷风从耳后袭来,凯莉一咬牙,「来不及了!」
然而预想的刺伤并未降临。凯莉突然有了一个猜想,她缓缓回过头。昏暗的洞窟中,莱娜的匕首穿透了那人的心脏。幽灵动了动嘴唇,凯莉小声念了出来“左边”“什么?”“不,没什么。不过你倒是不错啊,本小姐有些不明白,明明有这样的实力,为什么你还跟着鬼狐?”能蒙骗过她和怪物的眼睛,光凭这一点,只要狠下心,再来点运气,莱娜想进前一百不是问题。莱娜抿住苍白的嘴唇,“你不懂的,鬼狐大人是我存在的意义,你不会懂的。”

“哦…?”魔女撑住头,意味不明地盯着自己的指甲。

出口处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最终纷飞的光点化成两道门,一左一右。“就在这里分别吧,星月魔女。”“好啊,本小姐走左边。”“那我去右边。希望下次你不要再挑衅鬼天盟。否则…”“知道啦知道啦…”凯莉现在迫切想知道左边究竟有什么,幽灵明显想给她传递什么讯息,她有预感,在这里会得到什么答案。
星月刃载着主人飞进左侧黑暗的石门,在无边无际夜幕中,一块墓碑现出形状。“…你是…魔…女…”“是又如何,你找本小姐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本小姐很忙,没空在这耽搁。”“我…来自第一…届…凹凸大…赛…吾为魔女…吾名星刃…魔女的宿命,是虚无…这是创世神的玩笑,每个人的心声都…代表…我们可以听见他人的命运,却无法听见自己的心声…因为我们没有……”“你说什么?真是的要说就大声点啊,到了关键就消音。”凯莉握紧双拳,继续听道“魔女的恋人,吾等称之「月亮」。…会继承一部分魔女的力量…吾没能摆脱…祝你好运……”星月刃突然爆发出剧烈的光芒,白光一闪,一切都想镜片被击碎一样破裂,消失。仿佛一切只是一场梦。“星刃?”凯莉抚上自己的星月刃,是错觉吗…

周末,凯大小姐习惯去商业街溜达一圈,砍一下价,欣赏一下他们脸上崩溃的肉痛表情,乐哉!刚好遇见同样来逛街的莱娜。小姑娘显然很不擅长买东西,店家把价格往天上抬,她也会皱着眉头买下来。凯莉权衡了一下女孩可爱的脸和店家猥琐的笑容,坏笑一声搭上莱娜的肩膀“哎哟好巧啊,莱娜你也来买衣服。就这件?哎哟你眼光可真好,本小姐告诉你呀,这件最近打折呢,只要38积分一件,可实惠了呢☆~是吧店家?”“什…?这件是打折可是也要380积分一…是是是,凯莉大小姐您说是就是。”店长欲哭无泪,狠狠瞪了莱娜一眼,憋着眼泪拱手让衣。凯莉眯了眯漂亮的眼睛,店长瞬间一怂,干笑了两声。目睹两人互动的莱娜眨眨眼,“真的?好便宜…等下,我可没让你…”“哎呀,可爱的女孩子总是有特权的不是吗?”莱娜的脸瞬间红透,捧着衣服却又爱不释手,“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毕竟她还没傻到觉得这件衣服这么便宜却没什么蹊跷。“可惜了这一张脸,好端端的带个面具…”“如果你要继续说的话,我会好不留情的下手的!虽然鬼狐大人没有同意…”“知——,那个裙子怎么样?”“哎?啊,好看…”莱娜没计较凯莉生硬的转移话题,难得来一次商城,就放纵一下吧。

两个人一直逛到天黑,莱娜一直笑着,鼓鼓的脸颊泛着粉色,像胖胖的桃子。凯莉叼着棒棒糖,专注的看莱娜吃掉满满一袋子泡芙,撑着下巴说:“嘛,不在鬼天盟的你还是很可爱的啊。”“凯莉小姐,你如果还是执意骚扰鬼天盟,我依旧会秉公处理的!”“架要打就打,下周还来不?”“额…嗯…下,下下周可以吗…”“没问题,拜拜~☆”

尽管互怼从未停歇,凯佬和莱娜的友谊还是艰难的成长了起来。直到有一天…

凯莉意识到莱娜是认真的。像这样缜密的计划,在星月魔女的记忆里有且只有一次。莱娜想下死手了。但是在最后关头,黑发女孩动摇了,眸子里清冷的光像是明灭的烛火,举着匕首摇摆不定。最终她闭上双目“这样心软可是杀不死我的哟~莱娜…”
“是故意的吧…凯莉小姐。”
“不管你意识到了什么对你,本小姐从来没有对你撒过谎。”
“你明明知道吧,我们会成为敌人。”眼泪划过莱娜的面庞。滴落在尘埃上。“我…看见了…凯莉小姐挑衅鬼狐大人…大人最终被杀死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本小姐现在做梦都能笑醒了。你比谁都清楚,鬼狐就在鬼天盟,活蹦乱跳…”“不是的!”莱娜的声音带上一丝哭腔“我感觉到了,这将会成为真的!”莱娜说完头也不回冲向远方,凯莉拦不住,楞楞的站在原地。
〖魔女的恋人,吾等称之月亮,月亮会继承魔女的一部分能力。〗预言吗…内容似乎不是重点了,这个先决条件…本小姐…喜欢那个丫头吗…

大赛进行的如火如荼,鬼天盟也日益壮大。凯莉当然热衷于给鬼天盟找麻烦,一次又一次的跟鬼狐互怼,虽然至始至终都没能分出胜负。
莱娜的手段越来越熟练了,到最后竟然真的抓住了她。虽然有鬼狐的推波助澜和金笨蛋的迷糊成分在内。她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在以后就是最后一战了。莱娜用匕首刺伤了格瑞。这也让凯莉坐实了自己对莱娜真正实力的猜想。哪怕心思在发小身上,大赛第二也不是那么容易中招的人。她对莱娜追随鬼狐的行为愈发不理解了。

鬼狐的面具不是神秘的代号,而是沁了毒的蜜糖,凯莉清楚的知道,鬼狐在最后一定会让整个鬼天盟培葬。莱娜也一样。哪怕她是鬼狐最亲信的助手。鬼狐对力量的渴望早已如毒品植根心脏一般深入骨髓,在这样的人面前,她也只会是一顿元力而已。“你还是这样好看一点。”凯莉弯了弯嘴角,棒棒糖在口腔里打上一个滚。莱娜没有说话,只是把情绪仔仔细细的藏了起来。

“鬼狐大人,我绝对不会让您受伤的!”凯莉设想过很多莱娜说出这句话的场景,刺客?持久战?唯独没想过,鬼狐最黑暗的一面展露出来后,等来的是这一句话。她穿着洁白的衣袍,宛若身披苍白的敛衣。少女瘦弱的身躯挡在鬼狐狼狈的身影前,宛若在对抗整个世界。

凯莉终于意识到她错了。大错特错。莱娜不是天真无暇的小白,她比谁都清楚,比谁都通透。非因天真而信任,而因信任故天真。鬼狐是怎么样的人,她都不在乎。因为鬼狐是光,是她存在的〖意义〗。无关情感,无关信任,她注定会因为鬼狐而牺牲。就像飞蛾扑向篝火,鬼狐哪怕是地狱焚身的烈火,她也毫不介意的让自己粉身碎骨。背叛,欺骗,她甘之如饴。

望见鬼狐脸上的惊愕,凯莉首次对这个人产生了同情这种情绪。“看吧,我亲爱的哥哥啊,”她喃喃自语,“我们都是一样的。在黑暗中苟延残喘,最终亲手掐灭世界里最后一缕烛光。我们曾拥有世界上最美好的宝藏,但它终将成为过去


「魔女的宿命,是虚无。这是创世神的玩笑,每个人的心声都代表自己的宿命。所谓命运,早已在创世神的棋盘上谱写完毕。我们可以听见他人的命运,却无法听见自己的心声。因为我们没有命运。魔女并非没有心,但是魔女没有命运。因为魔女的命运是万人中的平行线,她们的命运与他人纠缠而永不交错①。不能为他人付诸真心的人,自然得不到付诸真心的她。」

真是可笑啊,凯莉自嘲一般垂下头,创世神的玩笑,一盘下完的棋,所有人都是棋盘上安排好的棋子。少女瘦弱的身躯紧紧抱着鬼狐碎裂的面具,逐渐变得透明,眼角那一点若有若无的闪光,还不待人看清就归于虚无。她柔软的身躯化成了巴掌大的技能块,升上天空。和上千个可怜人一样,宛若夜空中悲鸣的孔明灯,燃尽生命最后一丝光亮。
「月亮会继承魔女的力量,但前提是魔女与月亮两情相悦。」
莱娜,等着吧,这破规矩,本小姐才不在乎!
魔女既然是创世神遗忘的棋,那么自然能成为搅乱下棋人的bug。
系统提示「参赛选手凯莉,状态:死亡。未回收。」
“哟,金,好久不见啊。”“你是?未回收的那个参赛者?不,不对…你是…凯莉?”
“当然是本小姐我啊,嗯…看起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啊。”
“不是的!我…嘶,头好疼…”
“嘛算啦,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魔女可以听见人的心声哦,而那个芦荟头最后的声音是——笨蛋,一切结束后,带我回登格鲁吧。哎呀,还真是个傲娇啊,看起来像是在你睡着后说的情话啊…”

“然后呢?”高中少女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像可爱的小扇子。“然后神使先生就许下愿望:让这个世界的规则消失吧,然后…”
“我就把你找回来了啊,莱娜。”预言家掀开自己的帽子,抽出一根彩虹色的棒棒糖,嗯,真甜啊。

①句意出自加勒比海盗忘了哪一部翻译也好像不是这样的但是超喜欢这句话,好戳心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