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

爬坑超快,写文一般的小透明 凹凸里格瑞本命 吃的cp混沌邪恶 现在待在魔卡少女樱的坑里 不喜请勿喷/谢谢小可爱的喜欢 正在试图成为一个画手,目前也就是火柴人水平 所以更文极其缓慢。

文笔废 有私设 bug多请无视_(___°π°œ)_这次没什么黑白戏份所以不打tag了
讲日常 ( ´・ᴗ・` )
Day5欢迎新朋友
阿妈曾经天真的以为,最尴尬的事莫过于带着好友打勾协,两个人一个帚神一个盗墓小鬼。现在应该是—左边坐着苦等了欧豆豆一个多月无果散发着黑气的鬼使黑,右边坐着新来的小声询问道请问有没有见到过黑童子的小小白,阿妈一脸蒙逼夹在中间。

夏日的太阳一如既往地毒,阿妈感觉自己要中暑了,但在两道幽怨复杂的目光中,只能把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吞。
“额…我,我尽力…”
“啊?尽力是还要多久啊?”“那个…尽力的意思是这里没有黑童子吗…”
“我也不知道啊…嗯多久,没有…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妈泪流满面“初非都来了!小白跟小小黑是不会远的!”
“可是…初非的1000勾玉不是已经总在把我带来了吗…”小小白弱弱的应道。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然而并没有式神注意阿妈这边修罗场一般的尴尬。荒和一目连最近稍微轻松一些,两个人站在池塘边谈笑。刚好阿妈又给荒肝好了觉醒材料,院子里便有了两条龙。荒还是会对一目连摆着一副冰山脸,他的龙却实诚的多。双龙花了一个小时就成为了好兄弟,在天上玩的不亦乐乎的。闲下来的连连还会帮忙管一下寮里的杂务。每当此时,荒总就会把眼神牢牢锁在连连身上,并在他回头时及时移开,演技堪比影帝。就在阿妈以为两人真的是纯洁的友谊的时候,现实非常响亮的给了阿妈一巴掌。
为了庆祝一下小小白的到来同时安慰两颗受伤的心,阿妈临时决定来一场party。辛苦了可靠的帚神买来饮料和点心,把灯关上,拉开盗墓小鬼,座敷和古笼火点灯,“大家都还没集体聚过一回吧,正好来了一些新同伴…”“傻兔!这是什么饮料,好喝!”“啊,那个是酒精饮料吧。等一下!山兔你还不能喝酒!”“傻兔!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
“彭—怦—哐当——咔擦”以上的分别是横拉式木门被撞开,门口的花瓶被碰倒,树下的茶杯落地和樱树树枝骨折的惨叫。
“桃花!座敷跟我追一下山兔,其他人整理一下庭院我去取就回!”啊妈仿佛加了速度御魂一般冲出房间,开始哀嚎。
一会儿功夫,房间里就只剩下双龙和二人了。“酒精饮料吗…没有试过呢。”连连用食指抵着下巴,沉思着。“汝要喝吗?”荒探头望了望慢慢一箱子饮料“不喝也是浪费。”说着便递给一目连一支墨蓝色的玻璃瓶,一目连扬起头,瓶子在月光和房间的昏暗灯光下闪烁,
透过半透明的玻璃瓶看另一面,就像看到了另一个光影斑驳的世界。荒也试着通过手上翠绿色的弧形的瓶子对焦。「就像他的眼睛一样」两人不约而同的想。
一目连有些犹豫地撬开了瓶盖,迟疑了一会终于抿了一小口,“似乎味道还不错。”荒的嘴角翘了起来。“倒也不差。上一回饮酒大约是吾还为“人”之时罢。尽是些不如意之事。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能言者二三。吾先前不幸,是一位知音也无。现在…”“现在呢?现在如何”一目连极少打断他人的话语,荒有些惊诧,正想继续话题,突然听见碰—的一声酒瓶子落地的声音,转头一看一目连已经半趴在了桌子上了。“汝先前未饮过酒?”“唔…有啊…”“那怎么还?汝上次饮酒…”“不知道啊,喝了一口,眨了眨眼就天亮了…”“汝!哎,罢了。吾送汝回房间吧。”荒认命地弯下腰想要支一目连起身,却一个猝不及防直直的撞进了一目连玉石一般纯粹、又略带迷茫的双眸中。
一眼万年。
荒觉得自己有些移不开视线了,手上的动作拐了个弯变成了公主抱。“啧,好轻。这家伙怎么这么轻,真的有好好吃东西吗。”荒掂量着手臂上的重量,莫名生出一丝不满。
突然腾空令连连有些惊讶,但在半醉半醒之间他还是迷迷糊糊说了句“谢谢,拜托了。” 荒突然有些无措,一目连从来不会对他人表现出依赖。他太坚强了,坚强到他们都忘记了,风神之盾后其实那么脆弱的他。没有从那次災厄中保护子民的能力,使他变了太多。不再轻易的付出真心,因为美好不是能被抓住的东西,它唯一的归宿就是相框和日记。一目连的真情不属于「现在」。它被很好的隐藏在「过去」厚厚一沓尘埃中,尚未泯灭,却不知还能待多久。
荒第一次如此明确地发现自己想把他从那种面具中解救出来,想要带着他周游,想要让他发自内心的哭笑,想要他被这个世界善待,再也不会受到伤害。荒突然对自己引以为豪的幻镜有了一丝痛恨——它太渺小了,不足以装下他的一目连。是,「他的」。
“遭了…”荒把一目连放回卧室柔软的床垫上,无意识的把手抚上一目连粉白的长发,顺着发顶,它们是如此柔软,细腻,温柔,但还不属于他。在粉色的秀发下是因为酒精而泛红的双颊,颤抖的睫毛,和…淡粉色的耳垂。荒就像被蛊惑了一般,拖起一目连一绺白发,小心翼翼,无声无息的印上自己的唇。许久,他站起身。荒抿嘴苦笑,修长的食指点着心口,靠在门口喃喃自语“心脏…跳的略快啊…”
荒叹了口气,一转身便发现了在门口死鱼眼瞪着他的阿妈。“…”“阿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儿的?”“崽啊,且不论阿妈到底看了多久,就凭你第一次喊阿妈这个称呼也能看出你很虚啊…”“没事的话吾先走了。”“…逃避现实可不是一个好方法啊。荒。”阿妈一脸无奈╮(╯▽╰)╭,荒总一如既往的傲娇呢。
“不逃避又如何,阴阳师,汝无权干预。”“但是当这件事涉及到我们连连的终身大事我怎么能不干预!”“我们?”荒的目光陡然锐利。“天啊,你的,你的总行了吧。”阿妈痛心疾首,嘤嘤嘤,荒总竟然护食。,以后该不会带着连连远走高飞吧。“不用担心。既已到此吾便不会轻易离开,况且他也不愿。但汝似乎是对的,吾不能逃避。”荒对着把情绪都写在脸上的阿妈,头疼地按着太阳穴。“给吾一些时间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哎,阿妈就是操心的命啊…”半夜阿妈轻轻推开连连房间的门,想要看一眼连连的情况。“哇!?连连?”一目连抱着双膝,尽管眼神还有些溃散,双目还是亮晶晶的,但是红晕一直从脸上蔓延到了脖子。“呃呃呃呃,连连该不会…”“无事,阿妈你快去睡吧。”“不是,连连你从什么时候开始醒着的呀!”阿妈痛哭流涕,感到了荒总刚才被自己套路的郁闷。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阿妈今天的两件头等大事:荒终于喊了一声阿妈,一目连对自己第一次清晰的下了逐客令。阿妈的内心:儿大不中留啊:)




作者后记:那个…嗯…不好意思啊阴阳师这篇估计得坑…虽然大号刚来了连连我感受到了连连自带的暖男属性但又处于半退圈状态了…

评论

热度(14)